•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絡文學  >   網文二十年 傳承且突破

    網文二十年 傳承且突破

    發布時間:2020-08-20  來源:中國作家網  作者:天下塵埃

    編者按

    21世紀已經過去20年。這20年里,我們越來越多地使用“高速”、“加速”、“劇烈”、“驟變”、“創新”、“多樣”來描述世界的變化、生活的變化。文學也一樣,從創作思潮到門類、題材、風格、群體,包括文學與生活、文學與讀者、與科技、與媒介、與市場的關系等等,都發生著深刻的變化,如何認知、理解這些變化,對于我們總結過往、思索未來都有重要的意義。為此,中國作家網特別推出“21世紀文學20年”系列專題,對本世紀20年來的文學做相對系統的梳理。

    我們希望這個專題盡量開放、包容,既可以看到對新世紀20年文學的宏觀掃描、理論剖析,也可以看到以“關鍵詞”方式呈現的現象或事件梳理;既有對文學現場的整體描述,也深入具體研究領域;既可以一窺20年來文學作品內部質素的生成、更迭與確立,也可辨析文化思潮、市場媒介等外部因素與文學的交互共生;既自我梳理,也觀照他者,從中國當代文學延展至海外華文文學和世界文學,呈現全球化加速的時代,世界文學之間的相互影響與異同。

    從文學史意義上來說,20年看文學或許略短,難成定論,難做定位,但文學行進過程中這些適時的總結又非常必要,它是回望,更指向未來。

    (中國作家網策劃“21世紀文學20年”專題文章陸續推出,敬請關注)

     



    道,行之而成。從最初網易開辦個人主頁,到榕樹下文學社區建立,直至1998年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網絡小說出現,臺灣網絡作家痞子蔡以《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風靡大陸,“網絡文學”得以一個確切身份進入大眾視野。其后榕樹下獨立門戶網站上線,隨著“明揚品書網”首推VIP收費閱讀,這一形式逐漸演變成為網絡文學傳播與創作的主導模式,網絡文學由此開啟了商業化階段。之后十余年,網絡作家與商業文學網站簽約,以創作為生計形成新的職業類別,并以此為基礎,推動了泛IP的強勁發展,帶動了多個文化產業。不知不覺中國網絡文學就走過了二十余年的發展歷程,誰也不會想到,現今的網絡文學會以異軍突起之態立足于文壇,成為一支不可忽視的文學力量。網絡文學不但結束了之前長期存在亦長期被無視的冷遇,并被肯定為一種文學、文藝、文化現象,得到真正意義上的正視。

    作為信息時代的傍生品,網絡文學通身遍布現代性,長期處于自由生長狀態,被定性為草根文學,少有追溯它源自何處,然而剝去層層外殼,不難發現,網絡文學不但是扎根于大眾,更是扎根于古典與傳統,它是有跡可循的,對當下和未來的意義,也在逐漸凸顯和得到重視。更重要的是,經過二十余年的發展,網絡文學不但自成體系,而且已經開始具備文學的自覺,也有積極的行業自省和寫作自省,尤其在中央各項政策的推動、中國作協經年不懈的業務引導和扶持下正逐步加大對社會責任和歷史使命的擔當,在修正和完善自身的同時,以互聯網的持續開發、創作的不斷拓展和深入進行著自我突破。

    一、 大眾心聲與文學活力的承載者與傳遞者

    網絡文學近年來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究其原因不外乎兩個,一是其活躍不減的龐大的寫作群體和閱讀群體,二是其蓬勃不衰的發展勢頭和顯而可見的經濟效益?,F實意義上說,它所傳遞和承載的大眾心聲與文學活力,則是強大生命力所在。每每提到網絡文學,必然要提及傳統文學。與傳統文學相比,網絡文學更像“街頭文學大排檔”,應有盡有且觸手可及。兩者貌似涇渭分明,實則是統一的,網絡文學二十年之后,殊途同歸的趨勢日漸明顯,文學界最顯著的變化就是不再以排斥和俯視的眼光來看待網絡文學,而是認可它是文學形式的一種。

    二十年來,網絡文學先后經歷了三次發展高峰。千禧年后原創文學網站增多,網絡寫作無論是從業者、讀者還是作品都呈現出井噴式增長,安妮寶貝、寧財神、李尋歡等一批70后作者迅速出名,作品內容也逐漸豐富起來,既有《花焚》《茶家莊》等具有濃厚歷史氣息的小說,又有《佛裂》《瘟疫》等表現未來社會的科幻類和靈異類小說,還有后現代主義色彩濃厚的小說和內容糅雜的作品,直至《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將網絡小說推向高潮,《悟空傳》的橫空出世使網絡文學的創作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嚴格來說網絡文學第一次高峰是非商業化的,推動的主體創作人員基本為70后。2008年網絡文學達到第二個高峰時,“網絡文學十年盤點”活動開啟了網絡文學經典化之路,《此間的少年》等榮獲優秀作品十佳,網絡大半壁江山仍屬70后。其后2010年中國移動手機閱讀基地正式商用,移動閱讀將網絡文學推向了大眾閱讀的首選,形成了網絡文學在大眾閱讀中的席卷之勢,網絡作家呈爆發式增長。2014年的文藝座談會再次把網絡文學創作推向高峰,網絡文學對年輕從業者的吸納達到前所未有的強度,彼時一大批80后、90后作者開始出頭,到現今已經成為網絡文學的中堅力量。

    網絡作者地域分布廣泛,八成以上生活在二、三線城市,與傳統文學及其他領域人才分布大部分集中在首都等一線城市的狀況不同,生活階層不同、生活視野不同、城市文化不同,這些非同質的寫作土壤都為網絡文學的創作提供著不同的營養,是網絡文學未來保持旺盛發展的動力和基礎。并且,網絡作家來自各個行業,受教育程度和生活閱歷也不盡相同,學養基礎千差萬別,對文學的理解和認識也智者見智,更符合“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文藝發展方向。據不完全統計,網絡作者近八成以上是非文科專業人士,作者結構的多元化為文學產生新的造血功能,比如徐公子勝治工作單位是證交所、我吃西紅柿畢業于蘇州大學數學系、石章魚是醫生、天下歸元在公安系統工作、海晏供職房地產公司、阿耐是民企高管等等,大量非文科專業沒有接受過文學訓練的原生作者,通過現代流通量巨大的信息化時代所獲得的信息,進入了文學創作領域,因此改變了已有的文學生態。

    從讀者群體分析,2018年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4.3億,同比增長14.4%,網絡文學讀者高中及以下讀者占比為53%,學生群體是網絡文學讀者的主力軍。傳統期刊在選材上有諸多限制,對于已經長成的90后、00后年輕人來說,傳統文學表達的隱晦感或多或少地造成閱讀障礙,同時許多題材又不為大多數年輕階層所熟悉,受限于知識層次和社會閱歷,一些作品難以獲得這一年齡段讀者的喜歡和推崇,他們更樂于“直白”和“過癮”,更期待現代和時尚,以及他們的時髦和個性彰顯。正因為如此,網絡文學才在訴求表達上,引起了他們的共鳴。僅以代入感為例,盡可能客觀的還原歷史是歷史小說在傳統文學語境中基本準則,閱讀時通常也只能看到作者理性、冷靜的敘事狀態,而網絡文學為了達到讀寫互動期盼的最佳效果,慣用手法是“代入”,“設身處地”與歷史人物進行情感置換,網絡歷史小說的因了作者情感的深度介入,而呈現出別樣的靈動。被譽為網絡歷史小說第一人的月關,曾以媒介變革中的寫作嘗試,實現過一次網文歷史門類里程碑似的創新,繼《回到明朝當王爺》和《錦衣夜行》風靡之后,《夜天子》摒棄了網文中逢歷史類型必穿越架空的定勢,以真實歷史為背景,推陳出新,從而令小說具備了歷史類網文巔峰之作的品相。傳統文學的深刻性不置可否,但或許更多的年輕人更喜歡輕易就可代入的閱讀體驗。長期以來,傳統文學都端著一張嚴肅的面孔,更為傾向于宏大敘事,側重于社會疼痛感的描寫,相對于其考究用詞和詞句之下深邃隱晦的涵義,網絡文學的短平快和淺顯,更適合淺閱讀時代的碎片化閱讀,它的直觀直白,更符合當下年青一代的思維特征。

    網絡文學的產生固然與信息時代有關,但其昌盛的更重要的原因還是大眾的需求——包含了自我表達、自我實現、參與、娛樂、得到尊重和“小我”意識等等的一系列需求。在網絡生態系統中,有洪荒流、無限流、民國流、技術流,種田文、重生文、抗戰文、總裁文、兵王文、輕小說等,無論讀者鐘情任何一種“流”與“文”的文學類型,都能輕而易舉地找到自己所好,并能享有線上的志同道合的交流群。網絡文學不僅僅重在創作和閱讀,其評論跟帖也是衍生的交流手段。最終通過各種方式的交流,網絡小說就有可能讓“讀者潛意識的尋求”和“作者有意識的創作”實現高度契合,從而讓作品獲得諸多讀者最大程度的認可?;ヂ摼W時代長大的孩子,少有沒玩過電腦游戲的,很多還曾經是游戲玩家,這些目標人群作為潛在讀者也能快速轉化為鐵桿粉絲。我吃西紅柿的作品《雪鷹領主》全程更像是為游戲量身定制,詳細描繪了一個少年進階的一生——完全是網游版本的故事情節描述,僅從內容簡介就可以感受到游戲競技中的搏殺升級,這對于80后、90后,乃至00后的游戲網民來說,讀一部虛幻小說能有斗怪晉級的現實體驗,也就不難理解小說緣何會被他們追捧。

    讀者的各種需求構成了網絡文學生長的肥沃土壤,對于作者而言,網絡給了文學一個相對自由寬容的生存空間,平民話語權在網絡上實現了文學機會人人均等。對于讀者而言,在寫作過程中與作者頻繁的互動,既是一種交流,也是一種創作參與,很容易獲得成就感,而且在互動中,作者和讀者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來自對方的尊重。再比如網絡寫作中,經??梢钥吹降呐拇u現象,讀者邊罵邊看卻不棄文,有時候僅僅只是一種以發泄為主的娛樂方式。網絡文學可以看作是“愿望得償”的模式樣本,在某種程度上,給予大眾的正是這樣的一個“第二世界”,人人都能在海量的類型化的作品中尋找自己喜歡的類型,進行定向閱讀,假想自己的烏托邦。即便“過盡千帆皆不是”,找不到合意的類型,那么網絡文學還提供一種功能,那就是私人定制小說,盡可能低成本地讓你的夢想成真,哪怕只是在小說中成真?,F實中無處不在的壓力,讓人們期待輕松愉悅的生活,而網絡文學就提供了這樣一個掩體。

    二、古典與傳統的傳導者與繼承者

    細讀一些網絡文學作品,不難發現,其中有明顯的對古典和傳統的推崇。就像格非提到過的“隱秘的回溯性過程”,百年以來的中國現代文學傳統中其實一直有一個隱秘的、向中國古典文學傳統回溯的過程。精英文學在短暫的迷惘期后,重新抬頭望向古典和傳統,而網絡文學顯然走在了前頭。文學史中凡是迫切地與傳統斷裂的言行事實上只是一種策略,傳統根本就斷不掉,偏激的逆反本身就是延續的表征。如果說現代文脈在五四新文化運動之后是脫節的,選擇背離古典和傳統轉向西方和現代性,那么在一百年后的今天,隨著網絡文學的興起,古典和傳統正以星星之火燎原之勢復蘇。從這一點上說,網絡文學對古典和傳統的傳導和繼承,相比于精英文學對古典與傳統的隱秘回溯,在一百年的壓抑之后出現的逆反性反彈,來得更為激進。

    二十年來,中國網絡文學以類型化為主要創作形態,在不同領域進行創作實踐,目前大約有玄幻、仙俠、都市、言情、軍事等六十多個大的類型,以此為基礎還可以進一步細分,且類型之間的相互借鑒和混用已成為常態。單就玄幻題材而言,往下還可劃分為東方玄幻、仙俠修真、奇幻、西方奇幻、魔幻、科幻等等,謹以東方玄幻為例,大多是金庸的武俠小說類型的升級版本,必須有東方環境、道家精髓等必須元素,《道德經》的引用也必不可少,一般作品所傳達的三觀都比較正統,甚至非常傳統。比如一些知名的網絡作品都有明顯脫胎于中國古典文學的痕跡:被譽為網絡文學標志性作品今何在的《悟空傳》是以《西游記》為藍本的改寫;辰東的《遮天》中塑造的古皇大帝形象多源自中國古代影響后世的帝王;蕭鼎的《誅仙》和燕壘生的《天行健》結合了大量東方神話元素,運用西方奇幻手法描述異類空間和冷兵器時代的戰爭;貓膩的穿越小說《慶余年》顯示出作者對古代白話小說、詩詞歌賦的濃厚興趣,甚至將《石頭記》的全文搬到了虛擬空間的某一點;夢入神機的《佛本是道》受到《封神演義》影響,糅合了中國古代大量的神怪故事,描繪出一個獨特、完整的龐大的仙佛世界系統,開創了“洪荒流”網絡小說流派;煙雨江南的《塵緣》讓人隱約看到作者將佛教文化與現世生活進行精神對比所產生的文化含義;女性寫作則有著更明顯的精神溯源,流瀲紫的《后宮甄嬛傳》、桐華的《步步驚心》、海晏的《瑯琊榜》、果果的《花千骨》、蔣勝男的《羋月傳》等,都未曾出離東方化的、中國式的精神內核;都市、豪門等虐戀小說,取經于鴛鴦蝴蝶派小說;尤其是在女性題材中占有絕大比重的古典小說,基本上源自《紅樓夢》一脈,在濃烈的小眾意味背后,能清晰地看到對古典經典的復制,即便這種復制有些比較粗糙,即使它套上了“穿越”的外衣,但依然可以從這些作品的寫法、用詞,以及所營造出的氛圍,包括小說傳遞出來的世俗性和宿命感中感覺到,它們在進行刻意的模仿,在自覺和不自覺中試圖去接近中國古代小說。由此可見,網絡文學不但在接地氣這一特征上與之類似,而且在傳統文脈的延續上,更是一脈相承。

    英國文學批評家邁克爾·伍德在《沉默之子:論當代小說》中寫到“小說正在面臨危機,而故事開始得到解放”,對中國文學來說又何嘗不是。在經歷近百年西學淘洗之后,中國現當代文學迎來驚喜,21世紀的新生文學——網絡文學重回古老的講故事現場。網絡文學之所以選擇走類型文學之路,源于“講故事”的文化傳統在中國人心目中根深蒂固?!熬€上要IP值,線下要文學值”被認為是當下網文界的共識,實現兩個“值”的平衡只能依托好故事,基本標準是打動讀者、深入人心,比如耳根的《一念永恒》、冰臨神下的《拔魔》、悠悠帝皇的《赤龍武神》等,都是雙贏的作品。網絡文學的主要任務就是講故事,這顯然是對古老傳統的回歸。就歷史敘事而言,網絡文學突破了五四新文學以來對歷史小說形成的規約,回歸到中國傳統文學“演義歷史”的基本模式中,并進而由網絡的虛擬特性衍生出“架空”和“穿越”等新的敘事方式,為歷史尋找“假設性”和“可能性”。

    cuslaa(哥斯拉)的《宰執天下》是一部以北宋社會變革為背景的歷史小說,這部作品最大的特點是具有了歷史發展觀,沒有把所描述的宋代從古代歷史演變中割裂出來,而是把握住了它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的個性特色和獨特地位。文中表述的王安石變法后期的宋代政體出現了君主立憲的雛形,工商業經濟的發展在隱約呼喚工業革命的到來。這或許只能稱之為歷史想象,但這種想象有文本特定的視野,便具有了不證自明的合法性,如何在文本中實現作者預設邏輯的自圓其說,也是網絡歷史軍事小說在未來的發展中值得研究的一個重要命題?!洞筇泼髟隆放c《瑯琊榜》類似,同樣是比較接近傳統文學的網絡歷史小說,所不同的是《大唐明月》是在嚴謹的史實考據和歷史細節考證的基礎上進行的虛構,以史稱“儒將之雄”的名將兼名臣裴行儉及其夫人庫狄氏為主要人物線索,描述了那個特殊的時代?!读d月傳》是以戰國時代為大背景的女性書寫,小說透過大秦宣太后羋月一生的傳奇經歷,以近距離的感性的敘事方式,講述了女性應該如何對待強權、對待愛情、對待友情和親情的人生道理。歷史在作者的筆下未見得金戈鐵馬,未見得鮮血淋漓,卻有一種切膚之痛、一種欲罷不能、一種心懷悠遠。這類作品不以重大歷史事件為敘事動力,更注重對大歷史中個體生命細節的描述,以此縮短作者與讀者對歷史的認知。這部小說在很大程度上標示了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在處理“史詩巨著怎么寫”問題上的天然差別。在玄幻世界中,復寫一代道祖的成長史,重述中華文明的上古史,當然不是可以想像的難度,但久負盛名的徐公子勝治就試圖用他一貫老辣的文筆從神話和歷史的維度描摹“太上老君”(老子)的生平,將《道德經》之五千言,寫成《太上章》九部數百萬字,努力將不可考的道祖李耳歷史化,從神話時代的具體語境中,重新發掘出《道德經》中智慧與知識的產生情景,作者在一個架空世界里將《道德經》中修身、治政、用兵、養生之道娓娓道來,“道成肉身”,化用到具體的人事之中。無疑,《太上章》顯示出徐公子勝治為文明起源作注的抱負,意在通過“風塵國士”行走人間的經歷傳達出作者對于歷史和人生的思考感悟,讀者也有幸透過這部鴻篇巨制看到他在種種典籍傳說的基礎上構建一個龐大而自洽的玄幻世界。

    因而,網絡文學是從中國古代故事里脫胎,運用延伸、翻寫、借境、重塑、重構、羽化等手法,演變形成一種新的敘事策略。說網絡文學是通俗文學也好,類型化文學也罷,去除其表象,實質則更近似乎是唐宋傳奇、魏晉的志怪小說,以及曹雪芹們、張恨水們、金庸們寫作流派的沿襲,因此可以說,網絡文學并非是創新,而是傳承,只不過它借用信息化的通道,披上了時尚的外衣,并最終仍舊以故事的形式呈現。

    綜上可見,在傳導和繼承了古典與傳統的基礎上,網絡文學的自由性不受主流價值觀念和意識形態的限制,以最能激發想象的創作形式對敘事傳統進行了大膽突破。網絡文學拆解了傳統文學的厚重文本,簡化了文學作品的句式和段落,在淺閱讀時代,通過網絡文學對文學進行的“超長文本”分次閱讀和“微文學”即時發布的改造,對文學的落地,對文學如何回歸,對文學如何跟文化實現更好的融合、與商業實現更好的糅合提供了新的渠道。網絡文學對現時語言的吸收能力、改造能力和影響力都超過了任何文學發展階段,寫作的多樣性和靈活性,傳統語法規則在網絡寫作中被違反或者被超越,以及詞句、符號的創新性使用,給漢語言注入了新的活力和魅力,不但喚醒了文字的靈性,增加了文學的活性,更是充分展現了文化的魅性,深刻地影響著當下。這些都是網絡文學對當下文學、當下文化、當下社會的意義所在。

    三、文化的傳續者與文學的創新者

    相對于傳統文學,網絡文學或許內涵不夠深,但足夠寬,它的寬度一方面由人數眾多的受眾群體決定,另一方面則體現經濟力量的影響。網絡文學是一個新生事物,出生伊始就被商業化覬覦,在它成長的過程中,也一直被商業化裹挾。商業化不僅是網絡文學今日之繁華的締造者,還是極其重要、不可或缺的推手。這些年來,網絡文學通過不但通過閱讀收費模式造就了大量寫作富豪,IP也延伸出行業新格局。通過對網絡文學原創作品進行影視、游戲、動漫等不同內容形式的再開發,帶動泛娛樂生態鏈各環節產生聯動效應,各類孵化IP產業平臺的誕生,催生了產業鏈調整,網絡劇、游戲作品的推出更注重聯動放大效應,以獲得經濟效益和市場影響力的最大化。以月關的小說《錦衣夜行》改編為例,華策在拍攝初期就引進游戲方,植入廣告方、互動節目方,同步開發大電影,整個IP共配套一部頁游、兩部手游、三部電影,還設計了現代劇情的網劇作為番外篇,作為前置性同步開發產品,可見IP開發模式也在跟市場的不斷磨合中調整實現了交叉聯動。貓膩新作《擇天記》則是網絡小說商業開發的新典范,這部作品由騰訊影業與閱文集團、檸萌影業、湖南衛視以及騰訊視頻五家聯手打造,計劃在未來四年內,推出3季電視劇。依靠網絡大數據對文學、動漫、游戲用戶洞察的支持,為影視創作提供決策輔助,《擇天記》因此采取了文學與影視同步創作的方法。網絡文學所具有的能量、價值和潛力無疑對資本市場形成強大吸引力。部分重點網絡文學企業先后上市,創新型企業在一級市場獲得的風險投資和私募基金融資都保持了強勁增長。

    不論是IP概念的形成,還是其后的發展,直至當前的急劇升溫,網絡文學始終站在行業最前端,以游戲、影視、動漫等不同內容形式的再開發,與下游各領域的結合愈漸緊密,實現了互為你我的有機滲透,一大批網絡小說被改編成影視劇,經年引領收視主流,如菜刀姓李的《遍地狼煙》帶動了抗日劇的興起,肖錨的《風箏》引發諜戰劇熱潮,《甄嬛傳》帶火了后宮劇等等。唐家三少、江南、天蠶土豆等的熱門網絡小說《絕世唐門-橫掃天下》《如懿傳》《龍族幻想》《斗羅大陸》《圣墟》等百余部手游陸續上線,表明原創網絡小說是網絡游戲改編的主要源頭。視頻和音頻價值的升級也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網絡文學,作為網絡劇的升級版,超級劇集是優酷提出的概念,以《長安十二時辰》《大軍師司馬懿之軍事聯盟》《白夜追兇》等多部優質劇集充實了其文娛內容的核心競爭力。

    縱觀網絡文學的發展歷程,不難發現,在泛娛樂化的大IP持續升溫的背景下,網絡文學雖然能堪稱經典的作品出現不多,但隨著《羋月傳》《歡樂頌》《翻譯官》等一批作品的影視改編,網絡文學影響力急劇擴大,也使得網絡文學本身出現了分眾化、類型化、多樣化的格局,成為新一輪文化拓展中的亮點。網絡文學在藝術形式上的門類獨創和題材選取上的趨于豐富,以及各個分支中代表作品的基本確立,既是其自身不斷發展、走向成熟的表現,也是文化產業鏈等市場需求大力推動的結果,與此同時,與傳統文學的融合漸地深入,大眾閱讀品味見漲,網絡文學自身競爭的加劇,無一不促進著網絡作者在寫作行為中更自覺地引入提升意識,這些都在無形之中為網絡文學下一步的再出發奠定新的制高點。

    盡管網文寫作中大多數作者還遵循著某種既定的套路,進行著同質化的創作,但一些具有現代啟蒙意識的作者已經先期嘗試著在“破舊”之外尋找著“立新”的可能,尤其在女頻寫作中,創作更深入女性世界綿密紛亂的內里,不乏其對女性命運的觀照,以及對女性理想模式的想象,都賦予了作品更深的內涵,也給女性寫作開拓了更寬廣的天地。女強文持續走高,大有一統網絡文學女性題材之勢。例如長白山的雪的《長姐難為》、吱吱的《慕南枝》、希行的《君九齡》等作品,無一例外都是女性作為強者勝出,女性角色被賦予呼應閱讀需求的代入者功能,寓寄著豐富的情感和成長信息內核,基于如此這般的女性主義想像寫作如此熱門,或可說是滿足了多數女性的心理預期,折射著當下之太多“不可能”的代位補償心理。誠然,女強文的“文本逆反”或者“修辭想像”現象都不是歷史的真實,而只是對被忽視的深淵鏡像的過激性反應,但女性意識從對“偶爾在場”的不滿覺醒,并利用解構主義敘事策略巧妙地消解男權的廟堂文化,也可以看作女性的自強之舉。祈禱君的《木蘭無長兄》視角獨特,講述一位現代女法醫穿越成為古代名人花木蘭,卻遭遇了想像不到的尷尬,卸去了英雄豪杰的將軍外衣,看到的是一位無處可依的“大齡剩女”:解甲歸田的她因無法生育、力大無窮、常年與男人同寢同食而獲得污名,被群體放逐。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指出“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塑造成的”,女性固有的性別屬性所包含的弱者身份從古至今從未改變,無論表面上看上去多么強大,但出生伊始,性別就已決定了一切。小說融入了當代現實生活體驗,促成了對女性命運的集體反思,這些都讓小說偏離了網絡小說的“輕”,而多了傳統文學的“重”。瘋丟子的《百年家書》也值得一提,“90后”女生穿越成為上世紀30年代的記者,實地重溫盧溝橋事變、平型關大捷、臺兒莊戰役、重慶大轟炸等重大事件,評論家如是點評“寓莊于諧的網絡語感和沉郁壯闊的歷史細節結合,不但找到了一條如何以網絡小說敘述民族歷史——生活志的道路,也找到了一條女頻作者現實類大歷史關懷的精神通道”。

    網絡文學經過多年的發展,在創作形式上也開始顯現作者自我提升、題材深挖和形式突破的自覺意識,表現出可喜的求新意識,從中一窺經典化的創作雄心。網絡文學全民寫作的屬性,讓各行業的文學愛好者有可能成為作者,從而貢獻出自身的知識和經驗,在讓讀者“漲知識”的同時,推動行業敘事能力的提升,帶來題材的豐富和類型的拓延。比如行業競技類作品,何堪的《上壘吧》從組建一支由各行各業女性組成的業余球隊屢次挑戰男子球隊開始,《我有四個巨星前任》的作者瑯儼雖然是個女性,卻憑借豐富的體育競技才能為自己積累了可觀的男性讀者群,還有荔簫專寫美妝的《盛世妝娘》,御井烹香的《制霸好萊塢》圍繞著好萊塢的明星培養和工業流程敘述等等,同時《沖上云霄》《壯志凌云》《翻譯官》之類的行業影視劇也創造了可觀的收視率。秉承青年活躍的思想,一些網絡小說在寫法上更是創意百出,緊緊跟隨當下時尚風尚,進行著年輕恣意的書寫。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就文化和宣傳思想工作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為新時代宣傳思想文化建設工作奠定了堅實思想基礎、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基本遵循。在黨和國家主管部門出臺的多項政策文件中,對包括網絡文學在內的網絡文藝健康發展提出了許多重要意見,在健全法規制度、引導精品創作、完善進化環境、打擊侵權盜版、倡導創新創造方面均提出了一系列針對性舉措。2015年9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大力發展網絡文藝,加強文藝陣地建設,推動優秀文藝作品走出去”開啟網絡文學的熱身,隨之而來的,作協系統釋放出多個善意的信號,各地網絡協會雨后春筍般地冒頭,線上閱讀機制成熟,線下出版充分擴張,影視、動漫等IP改編衍生不斷,像萬花筒般絢爛的的文藝色彩頻頻綻放,網絡文學的氣象不斷強大。2018年是網絡文學從虛幻走向現實的關鍵節點。政府對現實題材創作的積極倡導和大力扶持,使網絡文學主戰場轉向現實題材,年度數據統計,國內主流平臺上的現實題材作品已超過六成,同比增長24%。在2018年優秀網絡文學作品推介中,現實題材占比達到79.2%。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勢頭強勁,唐家三少、更俗、靜夜寄思等一些知名網絡作家也開始創作現實題材作品?,F實題材創作自覺與時代同步伐,全方位記錄中華民族砥礪前行的歷程和偉大成就,揭示新中國滄桑巨變的內在原因。一批反映創新創業、社區管理、精準扶貧、物流快遞、山村支教、大學生村官等領域的現實題材作品脫穎而出,涵蓋社會生活各個方面。諸如《大江東去》《大國重工》《浩蕩》《朝陽警事》等作品受到高度好評,其中有全方位表現改革開放的《深圳故事》等;也有從不同角度反映新中國的發展變化的《曠世煙火》《無字江山》《油菜花開幸福來》等;還有展現小人物的現實生活和奮斗精神,發掘普通人真善美的《運河人家》《商途》《青春綻放在軍營》等;以及小人生與大時代同步,紀錄整個時代的風云變遷,紀實生活原型的艱難和堅韌,這類作品以小橋老樹的《侯滄海商路筆記》為代表;寫出了網絡時代才能出現的“新的世界”與“新的人物”的《網絡英雄傳》、成為網絡小說新興潮流的“新銳主角”《寵物天王》《我開動物園那些年》等;《傳國功匠》《一脈承腔》等作品在創作手法上積極探索,以更好地反映社會生活;一些作品將筆觸探進現實的社會矛盾中,批判意識顯著提高,如《第十二秒》《默讀》等,驍騎校的《罪惡調查局》觸及了諸如當下更尖銳和深廣的社會問題與矛盾;側重傳統社會現實主義的邊緣、底層和草根生存境遇矛盾的寫實型作品也有出現,如《草根石布衣》《老侯的滴滴生活》;還有將嚴肅的人生思考納入具有鮮明網絡文學表現特點的“爽文”之中進行深入思考的《大美時代》《忽如一夜春風來》等等,都在積極探索網絡文學的可讀性和文學性如何形成有機統一。這些作品無疑表現著網絡文學的現實主義精神不斷增強,也從很大程度上推動了網絡文學作品,尤其是現實題材作品文學品位的提升,為網絡文學主流化、精品化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與此同時網絡文學研究不斷向縱深開掘,網絡文學評論受到高度重視,各級組織都出臺了多種扶持措施。

    網絡文學經歷了種種之后,終以異軍突起的姿態,改變了原有的文學生態,影響并帶動了了中國特色文化新格局的形成。伴隨國家文化“走出去”的政策不斷完善,網絡文學“出?!蹦壳耙呀浉采w日、韓、東南亞、北美、歐洲等多個國家。網絡文學“出?!钡纳虡I模式,也正在實踐中逐步形成,不斷拓展著業務邊界和覆蓋區域。而5G時代的開啟,勢必給網絡文學領域帶來新機遇和新變化。有道是“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網絡文學已然在新時代的大道上,順著政策的東風肆意飛奔,它最為應當的出路,就是不斷突破自我,繼續創作經典。 
    中文字字幕在线精品乱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