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作家李云劇本《山鷹高飛》刊于《中國作家》

    發布時間:2020-09-22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李云



    山鷹高飛

    (作者:李云)

     

     

    日出山嶺,大別山連綿起伏。

    童聲合唱《八月桂花遍地開》歌起:八月桂花遍地開,鮮紅的旗幟豎啊豎起來,張燈又結彩呀——

    山嶺上,金家寨列寧中學學校,一群少年在歡快地邊舞邊唱歌。

    槍炮聲從遠處隱隱傳來。

    一只山鷹在大別山的山谷上空飛翔。

     

    推出片名:山鷹高飛

     

    山鷹一直在飛。

    藍天、白云、俯瞰的森林和大地。

    山鷹在飛,飛過山谷、水澗、村莊,飛向金家寨。

     

             1.金家寨列寧小學 外 日

            字幕:1932年8月,金家寨列寧小學

            山鷹在飛,飛落金家寨列寧中學的屋頂上。

            山鷹眼睛晶體上折射著冉冉升起的蘇維埃旗幟。

     


    2.外金家寨列寧小學 

    一聲哨聲。

    根子、栓柱等十多位紅軍列寧中學的學生集合立隊。

    根子站在隊前,環視隊列。

    根子對同學說:“同學們,聽咱爹說敵人第四次圍剿已經開始了,咱們紅軍又要打大仗了,咱們童子團應該為紅軍做點啥?干點啥?大伙好好想想,幫著出主意。

    “我們給紅軍送軍糧?!?/span>

    “我們給紅軍扛子彈?!?/span>

    “不行,我們就給紅軍獻血!”

    “我們給紅軍洗衣服?!?/span>

    眾生熱烈地討論著。

    “依我看最好給紅軍送石斛,石斛可以療傷?!毖绢^從隊伍后面探出頭來:“我家有銅皮石斛、米斛、鐵皮石斛都有!”

    栓柱回過頭來,嘲諷地看向丫頭:“你家還有百年老參,你爹那老摳,會給嗎?”

    丫頭:“你爹才是老摳!”

    栓柱沖著丫頭就是一拳:“誰說咱爹,咱揍誰?!?/span>

    丫頭咧嘴欲起,回頭看向發財:“媳婦,你幫咱揍他?!?/span>

    比丫頭大兩歲的發財一扭身:“什么媳婦不媳婦的,這是紅軍學校,不是在家里?!闭f完她站在兩者中間,對丫頭說:“算了,算了……”

    丫頭怒嗔發財:“你還是我媳婦嗎?你男人被人打了,你也不幫把手,回去告訴娘,非得用竹條子抽你才行?!?/span>

    根子走近丫頭:“丫頭,你不要摻和咱們的事,你還沒有入咱們的隊伍,你是地主的少爺,你出列?!?/span>

    丫頭怯怯的:“咱爹把土地都分了,不算是地主了,咱也不是什么少爺,咱也要參加童子團?!?/span>

    鐵鎖:“你家還有大藥鋪,還應該算是地主!”

    發財:“不該算了!”

    栓柱搶著說:“算!”

    丫頭爭辯:“不該算!我家六代行醫,藥鋪是祖上傳下來的?!?/span>

    根子家的黑狗沖著吵架的人旺旺叫著。

    根子一擺手:“別吵了,我們談正事?!?/span>

    突然,天空中飛來三架國軍飛機。

    根子大聲喊:“大家快臥倒,趴下!”

    栓柱卻拿出彈弓,站著向飛機射擊。

    根子一把將栓柱按倒在地,朝黑狗喊:“牛犢躺下”,根子家的黑狗聽話地趴下。

    發財把丫頭按在自己的身下。

    飛機掃射投彈,一時煙塵、火光、爆炸聲四起。

     

    3.天空 外 日

    三架飛機在空中呼嘯。

    山鷹在盤旋,似乎在追擊飛機。

     

    4.金家寨 外 日

    金家寨長街,店鋪林立。

    飛機飛至上空,扔下幾枚炸彈,絕塵而去。

    炸彈爆炸,街道上硝煙彌漫,火光沖天。

    街道上幾家店鋪被炸得燃燒起來。

    紅軍戰士和農會的人在組織救火。

    一派雜亂的場面。

     

    5.金家寨列寧小學 外 日

    飛機飛去,根子、栓柱等人從地上爬起來,失望地看著遠去的飛機。

    根子家的黑狗向天空吼著。

    根子從書包里拿出飛機模型沖著天空比畫著,憤怒地喊:“我長大后一定要像赤光叔叔一樣,當飛行員,把你們打下來!”

    栓柱:“咱們紅軍不是有列寧號飛機嗎?怎么不飛上去揍那些龜孫?”

    丫頭從發財的懷里鉆出來:“咱們列寧號厲害著呢,飛到武漢撒過傳單,還飛到黃安炸過國民黨的縣城呢,厲害得很!”

    栓柱:“什么咱們、咱們的,你還不是咱們的人?!?/span>

    鐵鎖:“就你能,什么都知道!”

    發財:“你們不該這樣對他?!?/span>

    丫頭:“俺在六安上學時看報紙看到的,是真的!沒瞎說。要不是打仗俺才不回這山窩里呢,連張報紙都看不到!”

    發財:“你嫌棄山窩,憋屈了你,有種就別回來!”

    丫頭瞪了她一眼。

    這時,丫頭家的伙計啞巴跑了過來,焦急地向丫頭和發財打著手勢。

    “??!”丫頭看明白了,趕忙向自家跑去。

    發財轉頭喊:“不好,俺家被炸了!”說著跟在丫頭后面跑去。

    栓柱看向根子:“根子團長,你說咱們的列寧號咋就不飛了?”

    根子:“聽俺爹說,是沒有油,飛機就飛不起來。

    鐵鎖:“咱們給紅軍飛機送油呀,讓列寧號飛上天,就能揍那幫龜孫子了?!?/span>

    栓柱:“也不知道飛機喝的是啥油?”

    鐵鎖撓了撓頭:“我想,飛機通人性,人吃的油,人用的油,對它應該都管!”

    根子:“對,這個主意好。這個主意不孬!同學們,咱們回家把多余的香油、桐油、煤油捐點來,咱們列寧小學就為紅軍飛機送油去!不過,這是個秘密,不能告訴大人和老師哦。一說出來,大人們一準不讓咱們去,同學們可能守住保密?”

    “能!”眾學生響亮地回答。

    根子:“好!大家先解散,回家找油去!”

     

    6.金家寨長街 外 日

    滿街炮火后的瘡痍。

     

    7.廖家藥鋪 外 日

    “百年廖家老藥鋪”招牌倒在地上。

    老店已經被炸塌了半邊。

    丫頭爹微胖,雙眼紅腫地癱坐在地上,攤著雙手大哭:“毀了!毀了!全毀了!”

    根子爹和紅軍戰士、赤衛隊的人幫他家在運水滅火。

    根子爹走過來放下水桶,擦了擦汗,看向丫頭爹:“火都滅了,別灰心,老廖!一切還有農會,還有赤衛隊,還有紅軍呢?!?/span>

    丫頭和發財匆匆地跑過來。

    丫頭爹一把摟著兩人:“丫頭、發財,我的孩兒,你,你娘沒了,被炸沒了?!?/span>

    丫頭哇地大哭起來,發財也跟著哭起來,啞巴低著頭站在一旁。

    丫頭和發財跪著向冒著煙的老藥鋪哭喊:“娘!娘!娘!”

    丫頭:“娘,我要參加紅軍打白匪,為你報仇!”

    丫頭爹:“兒啊,你不能再有閃失了?!?/span>

    根子爹走過來在丫頭爹肩上拍了拍,遞過一袋煙:“老廖抽一口,會好受點兒?!?/span>

    丫頭爹含著煙袋沒有吸,目空、呆滯。

    小馬連長走過來,對根子爹說:“老主席,火滅了。師部傳令讓我去一下,這邊就交給你們農會了?!?/span>

    根子爹:“你先忙去,這里就交我們吧。明天咱就組織人幫助他們蓋房。

    小馬連長招了招手,帶著數位戰士遠去。

     

    8.武漢、鄂豫皖反共剿匪總指揮部 外 日

    一民國風格建筑樓群,門上掛著木牌:國民黨鄂豫皖反共剿匪總指揮部。

    兩國軍士兵在站崗敬禮,一輛輛吉普依次駛入大院。

     

    9.武漢國民黨反共剿匪指揮部 內 日

    國民黨軍政部長陳誠:“蔣委員長手諭!”

    兩排國民軍官嘩地站列恭聽。

    陳誠環顧一下左右,看了看標有青天白日徽章的保密簿本念道:“各位,務必將‘列寧號’的航程規律摸清,齊心協力,將龍文光和這個飛機之心頭之患除掉……”說完合上本子:“諸位,這是蔣委員長兩年前親筆手諭,我們至今都沒能完成這個任務,對不起校長呀!今天陳某在這里再次和大家溫習手諭,就是要時刻記著列寧號飛機還沒追回來,龍匪文光也沒有逮捕歸案!”

    國軍軍官肅然的臉。

    陳誠:“這次我三十萬大軍圍剿鄂豫皖,這是抓回叛徒龍文光、追回飛機絕好機會,這是關系到黨國的尊嚴,關系委員長的威嚴,更關系到黨國的政治和軍事影響的大事!為此,陳某決定把追回飛機的事交給趙師長來完成?!?/span>

    趙師長挺身應道“保證完成任務!”

     

     

    10.金家寨街 外 夜

    月亮慢慢升上天空,照在街上。

    一棵被火燒焦的樹仍在冒著縷縷青煙。

     

    11.根子家 內 夜

    根子把油燈捻滅。

    根子娘:“根子你今晚咋不讀書了,這么早就睡下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根子:“不是,我打算明一早起來讀書,這不是為省點燈油嗎?油錢貴著呢!”

    根子爹含著煙:“噢,啥時候俺家的根子知道心疼油錢了?”

    門外傳來狗叫聲,敲門聲。

    根子娘問:“誰?牛犢別瞎叫!”

    “是我!”門外傳來紅軍小馬連長的應聲。

    “是小馬連長啊,我來了?!备拥蜷_院門走出去。

     

    12.根子家 外 夜

    根子爹從房門走出,打開院門。

    小馬連長帶著三個戰士急急進來,敬禮:“有緊急事情呢,奉徐向前首長命令,讓你們組織五十至一百男壯力,去新集搬飛機?!?/span>

    根子爹:“搬列寧號飛機,向哪里搬?為什么要搬飛機?”

    小馬連長:“這是軍事秘密,時間十分緊迫,請你連夜組織動員農會會員,我們配合你們行動?!?/span>

    根子爹:“好,我馬上組織人力,這搬飛機的事,我們干過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有經驗!”

    小馬連長:“就是考慮你們上次干得很好,這次才又派活給你們的??!”

    根子爹:“不過這活兒不輕松!上次我們還犧牲了幾位會員,栓柱他爹還墜了崖……”

    小馬連長:“是的!上次你們付出代價太大了!”

    根子爹:“不說了,我這就挨家動員去組織人員去!”說著領著戰士們走去。

    黑狗跟著跑去。

     

    13.根子家 內 夜

    根子在窗口聽著根子爹與小馬連長的對話。

    窗外,根子爹背影漸遠。

    根子自言自語:“搬飛機,搬列寧號飛機,到新集……”說著跳下床來,從床下拿出一只大葫蘆,打開葫蘆蓋,把油燈里的油倒了進去。并掏出飛機模型,回憶淡入......

    教室內,根子、栓柱等學生坐在簡陋的課桌前。

    學校女校長:“同學們,今天我們上軍事課,請來了紅軍航空局長龍文光同志給大家講解什么是飛機,什么是戰斗機。大家歡迎!

    眾同學驚喜呼起來,其中就有根子、鐵鎖、栓柱等學生。

    龍赤光上臺敬禮:“同學們好!”

    “紅軍叔叔好!”

    “龍叔叔好!”眾聲不一。

    龍赤光環顧臺下:“同學們好!我曾經叫龍文光,過去我是給白匪開飛機的,曾是國民黨軍政部航空第四隊中校隊長。前年我給白匪執行飛行任務時,因飛機無油,迫降在紅區羅山縣宣化店陳家河。這次迫降是我人生一個重大的轉折點,是一次重新的人生大起飛,現在我已經改名為龍赤光,我是紅軍戰士了?!?/span>

    眾人鼓掌。

    龍赤光:“今天我給同學們帶來一架我自制的飛機模型?!闭f著從挎包里拿出一架美制柯塞式飛機模型,放在桌子上。

    眾學生均顯驚喜狀態。

    龍赤光:“這是美國制造的柯塞式高級教練機?!?/span>

    窗外,山鷹飛過。

    龍赤光:“去年12月我們紅軍打黃安時,就在飛機上掛了兩枚迫擊炮彈,飛到黃安敵人指揮部上空投彈成功,還飛到武漢撒過紅色傳單,現在我們這架飛機有個響亮的名字叫‘列寧號’!”

    眾學生鼓掌。

    學校女校長:“下面進入提問環節,同學們可以就飛機有關問題進行提問,向赤光同志請教哦?!?/span>

    眾學生有點害羞,有些拘謹。

    龍赤光微笑:“同學們有問題都可以提,誰提問得好,我就把這只飛機模型送給他?!?/span>

    眾人相互看著,面露喜色,開始舉手提問:

    “飛機是鐵做的,怎么能飛上天呢?”

    “飛機需要喝啥油呢?”

    “列寧號飛機能飛多高多遠???”

    梳小分頭戴眼鏡的少爺——丫頭趴在窗口看著,一臉羨慕。

    龍赤光正準備回答學生們的問題時,一個紅軍戰士跑步走進教室,向龍敬禮:“報告龍局長!師部有緊急情況,讓你立刻趕回?!?/span>

    龍赤光回了軍禮:“是!”

    龍赤光面向全體學生:“抱歉同學們!我不能回答你們問題了,這架飛機模型就留給你們做紀念吧。誰是童子團團長,請來代領下?!?/span>

    根子看了窗外的丫頭一眼,走上臺向龍赤光敬了個禮,接過飛機模型。

    赤光回禮,隨紅軍戰士一起跑出門外。

    眾學生圍向飛機模型。

    女校長在送龍赤光時轉身對根子說:“飛機模型你先保管好!”

    淡出?!笆?!”根子脆聲答到。

    根子看向窗外的星空:“我也去新集,給列寧號送油去!”

     

    14.金家寨街 外 夜

    金家寨夜街,夜色濃釅。

    打更聲、雞鳴聲傳來。

     

    15.廖家藥店后廳 內 日

    廖家設著靈堂,丫頭和發財跪著為死去的娘守靈。

    丫頭爹悲痛地坐在椅子上:“丫頭、發財,你們也不小了,發財你該十五了,丫頭也有十三了,都成人了……這世道越來越不太平,這不,又該打大仗了,你娘又被炸死了,我想這兩天就把你們婚事辦了。辦完事,我就把你倆送到國外去求學,這六安,這南京,這武漢,這中國到處都是連連的戰火,沒辦法活人了……丫頭,我們廖家就你一個獨苗。我只能這樣,你倆準備準備明天就成親吧?!?/span>

    丫頭抬起淚臉:“爹!我還小著呢!”

    丫頭爹:“還???你這歲數我都出門做生意了!”

    丫頭:“我不干,我不成親!”

    發財看了丫頭一眼,不解的表情。

    丫頭爹:“為啥?”

    丫頭指著發財:“她比我大,像是我姐?!?/span>

    發財生氣了,一低頭跑出家門外。

    丫頭爹指責丫頭:“你看看你,說的是啥話?去把你媳婦叫回來?!?/span>

    丫頭怏怏不快地走出門。

    丫頭爹嘆了口氣。

     

    16.石拱橋下河床上 外 日

    發財遠遠地走來。

    根子、栓柱、鐵鎖等十多個列寧小學學生,把各自從家里偷來的油分別倒入六只葫蘆。

    根子:“同學們,別倒錯了,香油、麻油倒在系有紅線頭的葫蘆里,煤油倒入系有綠線頭的葫蘆里?!?/span>

    眾學生在倒油。

    根子:“同學們!俺村里大人們今天一早都隨俺爹走了,是去搬飛機了,為什么搬飛機,我想就是飛機沒有油了,我們要送油去,飛機有了油可以飛上天,打日本狗子了。這送油是個光榮的事?,F在我們選三個人去新集送油,第一個就是我,還有兩個選誰你們說說。

    “我選栓柱,他身體壯!”

    “我選鐵鎖,他點子多?!?/span>

    眾生吵吵著。

    根子跳在石頭上雙手向下壓了壓:“別吵,就這么定了!算上栓柱、鐵鎖,咱們現在就出發,這事你們可不能和咱們家人和老師提前說,等到今晚你們才能說,知道嗎?

    “知道!”眾聲答。

    發財走近:“俺有意見?!?/span>

    根子看了她一眼:“你有啥意見呢?”

    “團長,你們送油也該算上我們女生一份,俺要去!”發財說。

    根子:“你一個女孩家家的,這幾百里山路你能行嗎?你家丫頭少爺能同意嗎?”

    發財:“我問你們,你們去送油家里大人誰同意了?俺比你們都大,是你們的姐。俺什么粗活都能干?!卑l財說。

    栓柱:“不行,女孩子不行!”

    “女同學們,你們可贊成?”發財轉過身問幾位女學生。

    數女生:“我們贊成!女生也要送油!”

    男生們異口同聲:“不行不行!”。

    兩邊對抗起來。

    “不同意是吧?那俺馬上去告訴老師?!卑l財裝著要去學校告狀的樣子。

    根子無奈:“好!算你一個。咱們出發!”

    根子他們肩上扛上油葫蘆,列隊出發。

    根子朝黑狗斥了一聲:“牛犢前面領路!”

    黑狗聽懂話似的歡快地朝前方跑去。

    石拱橋石墩后露出頭戴西瓜帽的丫頭的臉……

     

     

    17.國民黨第八十三師部 內 日

    國民黨第八十三師趙師長坐在椅子上,大胡子團長站在一旁。

    趙師長:“記住,陳長官要求我們務必把紅軍‘列寧號’飛機完整地追回,這事我交給你們一團來辦,一定要辦好!

    大胡子團長立正:“姐夫,不,報告師長,我一定會把飛機給追回來!”

    趙師長站起身來,拍了拍大胡子營長的肩:“這個事辦好了,你這肩章上的豆豆,可就要換了。哈哈哈……”

    大胡子團長:“謝謝姐夫,不,謝謝師長栽培!”

    趙師長:“你們要秘密進入,防止他們把飛機藏了起來?!?/span>

    大胡子團長:“秘密進入?”

    趙師長:“對,秘密進入……”

    燈光暗。

     

    18.山嶺 外 日

    四位少年肩扛大葫蘆,走在山道上,身影漸遠。

     

    19.山神廟 外 日

    四位少年肩上吊掛著兩只大葫蘆,坐在廟前休息。

    栓柱到水井邊打水。

    鐵鎖問根子:“這條道對的嗎?”

    根子回答:“肯定對的?!?/span>

    發財問:“你怎么這么肯定?”

    根子喚聲“牛犢過來”,說著把一條汗巾伸過去。

    根子家的黑狗跑過來,嗅嗅汗巾,就昂頭“汪汪”叫了一下,又低下頭跑到廟前的臺階上,汪汪叫。

    根子走過去,用手摸了石階上煙灰,放在鼻子下嗅了嗅。

    “這是俺爹抽的黃煙兒,沒錯的,他們在這里歇過腳?!?/span>

    栓柱急匆匆跑過來:“不好了,丫頭和啞巴來了?!?/span>

    發財急忙起身:“什么?他怎么來了?”

    眾人站起身來向遠處望去,不遠處出現了丫頭和啞巴的身影。

     

    20.山道上 外 日

    啞巴背著一小鐵桶煤油在前面走著。

    丫頭跟在后面:“看!他們就在前面,追上去??!

    兩人爬上坡坎,小跑著追來。

     

    21.山神廟門 外 日

    根子、發財等人看著越走越近的丫頭和啞巴。

    丫頭和啞巴走了過來,滿頭是汗。

    根子迎向丫頭:“你們怎么來了?”

    發財走過來卸下啞巴肩上的油桶,又心疼地用手帕為丫頭擦汗。

    丫頭推開發財手帕,瞪了發財一眼:“回去再找你算賬?!鞭D頭看向根子:“我為什么不能來?我娘被他們炸死了,我要報仇!”

    根子沒有吱聲。

    鐵鎖笑著推了一下根子:“咱們進廟吧,讓人家兩口子說說悄悄話?!?/span>

    根子愣了愣,招招手,數人走進廟里。

    發財遞過來小竹桶:“你喝點水?!?/span>

    丫頭:“喝,喝,我喝!你還有臉和我說話呢,不打招呼你就偷偷跑走,你一心向著外人,還有我嗎?!”

    發財:“俺……俺……”

    丫頭上前一步,奪過小竹桶一仰頭喝起來,喝完一抹嘴:“我看你心是黑掉了,是誰把你從雪地拾回來的?是咱娘,是誰為你爹娘買棺下葬的?是咱爹,我廖家對你咋了?!娘一死,你就亂跑,這還沒有過頭七呢,你心是被狗吃了?!”

    發財低頭流淚:“俺沒忘,真沒有。你不是說俺是你姐嗎?俺才走的,不走,我還等你下休書呀……”

    廟里傳來鐵鎖用樹葉吹出的婉轉的鳥鳴聲。

    丫頭瞥了瞥古廟:“別哭了,俺聽了就煩,俺要聽歌了,你唱個歌,俺就不生氣了?!?/span>

    “真的?”發財怯生生地問。

    “真的?!?/span>

    “我唱個山歌小調《反正話》吧?!?/span>

    “隨你!你唱,我聽著呢?!毖绢^架個二郎腿瞇上了眼。

    發財唱起六安民謠: 

     

    滿天月亮一個星

    樹梢不動刮大風

    一根雞毛沒刮動

    整塊鐵飛上天空

    牽著犁耙扛著牛

    屋山頭里扒芋頭

    吹著銅鑼打喇叭

    我說這話顛倒嘴

    馬棚栓在馬底下……

     

    22. 新集城外國軍臨時師部  

     一隊國民黨士兵列隊,待命。

    趙師長走了過來,對大胡子團長搖頭說:“這怎么行,你們這樣去紅匪區找不到飛機早被共匪打死?!?/span>

    大胡子團長不解,“那,咋辦?”

    趙師長對身邊的副官:“把東西抬上來,發給他們?!?/span>

    副官一抬手,士兵太傷了十多筐裝著紅軍的灰軍裝籮筐。

    趙師長對大胡長說:“讓兄弟們換上,另外,你也把這胡子給我剃了?!?/span>

    大胡長滿臉笑容的:“是!”

     

    23.山神廟門 外 日

    根子和栓柱、鐵鎖坐在佛像下。

    根子從懷里掏出飛機模型,端詳著。

    栓柱手舞足蹈,模仿飛機飛行:“我真想長大后,像赤光叔一樣,開著飛機上天,嗚嗚——”

    丫頭:“給俺看看”。

    栓柱:“縮回你狗爪子,別給弄壞了!”

    發財:“不給看俺就不看,不吃饅頭也要蒸(爭)口氣,少爺!過來我給疊個紙飛機?!?/span>

    丫頭慢慢走過來,栓柱瞪了發財一眼。

     

    24.山野 外 日

    根子的喊聲從畫外傳來:走嘍!去新集給列寧號送油去嘍!去找赤光叔嘍——

    發財的歌聲仍在回蕩,歌聲里,疊現出以下一組畫面。

    遠景,群山小道,少年們在山道攀緣。

    近景,瀑布邊,少年們在戲水,牛犢黑狗在水里撒歡跑著。

    近景,根子在巖石用石塊寫下“紅軍萬歲”的字樣。

    遠景,少年們小心翼翼地走過山澗的獨木橋,獨木橋墜入山澗。

    特寫,丫頭緊張的臉龐,栓柱等人的笑臉。

    近景,丫頭把發財的油桶拿過來掛在自己的脖子上。啞巴鼓掌,發財笑。栓柱過來把丫頭的油桶拿過來。鐵鎖刮了刮丫頭的臉,大家笑起來。

    近景,丫頭把啞巴背著的小鐵桶煤油拿過來背上,啞巴笑容,發財豎起大拇指。

    近景,根子舉著飛機模型跑著,后面跟著栓柱、鐵鎖等。

    近景,發財在教少年們疊紙飛機。

    一只山鷹在他們頭頂盤旋。

     

    25.新集郊外 日 外

    一隊穿紅軍制服的軍人在山林里潛行,領頭的是已經剃了胡子的劉團長,他顯得儒雅多了。

     

     

    26.固店鎮 外 日

    刻著“固店鎮”三個字的石碑樹在鎮口的石拱橋邊上。

    根子一隊人走過石拱橋。

    街道上,赤衛隊員和紅軍戰士忙碌著,在搬運物資和彈藥。有人喊著“讓個道,讓個道”,抬著受傷的紅軍擔架急匆匆地跑過。

    石板街上,擔架滴下的鮮血。

    發財和啞巴悲傷的目光。

    整個街上一派忙亂和緊張,仿佛戰爭剛結束。

    根子鎖緊了眉頭。

     

     

    27.固店鎮街 外 日

    固店鎮西街頭,紅軍已經封鎖了去往河南方向的官道。

    少年們要過封鎖線,紅軍戰士不同意。

    紅軍戰士:“現在前方在打仗,危險得很。你們不能去河南了?!?/span>

    丫頭辯道:“咱們是給紅軍飛機送油去的,是支援前方的!”

    紅軍戰士:“送什么油?快回去吧。前方打得很殘酷,大部隊正在轉移,你們快點回去?!?/span>

    眾少年:“不行!我們一定要去!”

    紅軍戰士:“你們誰是領頭的?”

    根子上前一步:“我是團長!”

    紅軍戰士:“團長?”

    根子把頭揚了揚,有點得意:“是的!”

    鐵鎖:“對!他就是咱們童子團的團長?!?/span>

    紅軍戰士嚴肅地說:“好!小同志!你們童子團要不要聽紅軍的話嗎?”

    根子點點頭:“當然要聽啦!”

    紅軍戰士:“那就好!現在我以布爾什維克的名義,命令你帶著你的同學立即返回!”

    根子:“這,這……”

    紅軍戰士急了:“這什么這?這是命令!”

    “是,是!”根子小聲地咕噥。

    “大聲點!”紅軍戰士喊。

    “是!”根子大聲地答道,轉身向其他人喊:“我們走!”

    丫頭還想爭辯什么,啞巴拉拉著他手,打著手勢指著街口。

    不遠處的街口,丫頭爹騎著毛驢走過來,喊著“丫頭呀!發財呀!回家去!”

    丫頭低喊:“我爹來了,快躲!”

    數少年慌忙躲進一個巷子里去。

     

    28.固店街一家舊油坊 內 日

    根子站在木垛上:“現在大家說說看,這油是送,還是不送?咱們是回去,還是繼續往前走?”

    發財站起來:“一定要送,你們剛才都看到了,咱們紅軍這次犧牲了那么多人,這血不能白流了?!?/span>

    栓柱:“誰這時候退回去,就是膽小鬼?!?/span>

    鐵鎖等人齊聲:“這油咱們送定了”

    “好吧!”根子大聲說:“這油咱們一定送到,不過從現在開始,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更要注意保密?!?/span>

    鐵鎖:“對,這次過關口,要不是丫頭說了實話,也不會耽擱在這里?!?/span>

    根子舉起一枚樹葉:“這樣吧,馬上要進入戰斗區了,有外人在咱們說話不方便,就用它來傳遞消息吧。”說完吹響了幾聲樹葉響。

    鐵鎖等人驚喜:“這個辦法好!”

    發財和丫頭表情為難:“咱們只會打啞巴手勢……這個不會呀?!?/span>

    鐵鎖:“我教你們,簡單得很,一學就能學會的?!?/span>

    根子高聲:“抓緊時間學,從現在開始咱們相互學習,有外人在,咱們一律用樹葉和啞語手勢通話?!?/span>

    丫頭:“可……咱們怎么過固店鎮呢?”

    拫子:“繞道從農田走,不能再走官道。咱們現在就出發!”

     

    29.山野 外 日

    根子等人在田埂上走著,向農民打聽道路。

    根子、栓柱、鐵鎖邊走路邊教發財、丫頭吹樹葉。

    啞巴、發財、丫頭在樹蔭下教根子等人啞語手勢。

    黑狗“牛犢”在三岔路口停下四處嗅著。

    少年們在山道上歡快地走著。

    根子的喊聲:咱們離新集、離列寧號越來越近嘍——

     

    30. 偃洼鎮公所  

    穿紅軍制服的副官向剛入門的劉團長報告:“報告劉團長,我們制服一群鄉鎮武裝你怎么處置?”

    劉團長沒說話,步入大堂,斜眼兵團老總等十多個清鄉團兵士被捆綁著,跪在地上。

    斜眼兵團老總磕頭:“饒命,饒命,我們下次不敢了?!?/span>

    劉團長沒理他,只是說:“紅軍不殺俘虜,你說說,這里這兩天,你們看到有其他紅軍們,尤其是有沒有紅軍運飛機從這里走過,或者,什么異常的人來過?!?/span>

    斜眼兵團老總:“沒有,紅匪,不是你們剛撤二天,我們今天才回來,沒想到你們就來了,我們只是想維護下鄉鎮秩序,沒干壞事,紅軍大爺,饒了我們吧?!?/span>

    劉團長對斜眼兵團老總說:“沒作惡就好,你現在就去為我們準備點干糧,我們還得趕路,另外,看到紅軍傷兵,或紅軍人員你們一定要把他們收留,等我們回來一并帶走,知道嗎?”

    斜眼兵團老總連忙說:“知道!知道!”

    “知道,你還不快準備去!”劉團長斥責。

    “是?!毙毖郾鴪F老總躬腰。

     

    31.老虎嘴山下岔路口 外 日

    三岔路口,黑狗轉來轉去。

    根子指著前面三條道:“同學們,剛才鐵鎖已經打聽到這一條道是走楊家坪去新集的,得走上兩天時間;再一條是走水路,更得要三天時間;這第三條道嘛就是過老虎嘴,只要一天半。牛犢一直朝這邊叫,說明俺爹他們一定走的就是老虎嘴,咱們要追上他們也只能走這老虎嘴,老虎嘴地勢險要,大家可愿意冒這個險?

    鐵鎖、丫頭、發財齊聲:“咱們抄近路,就走老虎嘴?!?/span>

    栓柱在一旁不吱聲。

    丫頭問栓柱:“你咋了?怕了?”

    栓柱一擰脖子:“誰怕了?”

    根子:“那咱們走吧,俺走在前頭,栓柱殿后。大家都要小心呀。油歸咱們幾個背著,這干糧袋就讓丫頭拿著好了?!?/span>

    鐵鎖開玩笑:“發財把小少爺大丈夫可得看管好啦?!?/span>

    發財罵:“滾!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鐵鎖嬉笑:“狗嘴吐出象牙,那是妖怪,哈哈!”

    根子把干糧袋遞給丫頭:“這干糧袋交你,這可不能丟了?!?/span>

    丫頭點頭。

     

    32.老虎嘴山崖 外 日

    老虎嘴山道陡,山崖高懸。

    根子等人半側著身在前行。

    黑狗牛犢不敢邁步,朝著山崖下深谷嗚咽幾聲。

    根子一把抱起黑狗,大聲道:“大伙一定要小心呀!”

    黑狗用舌條舔著根子的手臂。

    丫頭閉著雙眼,在啞巴和發財前后攙扶下顫巍巍地向前挪著步。他一睜開眼看到懸崖,嚇得雙腿顫抖起來。這時,一條青蛇竄過,丫頭驚叫一聲跳了起來,手里的干糧袋落到懸崖下,發財一把抱住了他。

    發財大姐姐似的拍著丫頭的后背:“別怕別怕!”

    啞巴轉身過來牽著丫頭向前走。

    五位少年走過了山崖,回頭望去,只見栓柱在老虎嘴最險處跪著,滿臉是淚地望著山下。

    根子喊:“栓柱,快過來!”

    栓柱沒有動,只是在哭著。

    丫頭不屑地說了句:“膽小鬼!”

    根子放下黑狗和油葫蘆,折過身向栓柱走去。

    栓柱揮揮手:“別過來,我能行!”

    栓柱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頭,慢慢地支起身子,聳了聳肩頭,把油葫蘆系了系,抬頭望望頭頂,但見在十多米高處有一群野蜂巢,一群蜂子在飛。栓柱收回目光,向著根子他們走過來。

    根子忽然明白什么,自言自語地說:“我們不該走這條道?!?/span>

    鐵鎖和發財好奇地問:“為什么?”

    根子說:“栓柱他爹為了上次搬飛機,聽說就是在老虎嘴摔下去的!”

    回憶淡入......

    大雨中,根子爹領著一隊民工搬運飛機零件穿過山崖。

    根子爹回頭喊:“大伙小心呀!”

    一個炸雷響起,山石滾落。

    一男人扛著一箱零件,小心翼翼走著,忽然腳下山石滑坡,他奮力地把肩上的箱子扔向前方地上,大叫一聲:“啊——”墜入山崖。

    根子爹急回頭,對著懸崖下喊:“栓柱他爹!栓柱他爹——”喊聲在崖下回蕩。

    淡出......

    栓柱走了過來。

    根子迎上去:“栓柱,你沒事吧?”

    栓柱沒有理睬他們,徑直地朝前走。

    鐵鎖對根子說:“丫頭把干糧袋丟到懸崖下去了?!?/span>

    “這怎么辦!”發財著急地問。

    根子看了丫頭一眼,丫頭低著頭,一副懊喪的樣子。

    根子:“哎!人沒有事就好?!?/span>

    發財:“對不起大家了,他不是故意的!”

    山鷹驚叫了一聲掠過。

    發財說:“看那只山鷹!”

    眾少年都仰著頭看著山鷹。

    鐵鎖吹起了樹葉,模擬山鷹的聲音。

    山鷹在山谷里翱翔。

    暮色四合,黃昏來臨。

     

    33.偃洼嶺 外 日

    鐵鎖跑過來:“根子!有情況?!?/span>

    根子:“大家隱蔽?!敝笓]眾少年人躲藏在草叢山里。

    一列清鄉團的隊伍搜山而來,清鄉團斜眼兵團總揮著手槍喊:“都給我搜仔細點,抓到一個紅軍賞十塊大洋!

    根子他們隱匿草叢中,丫頭嚇得身子發抖。

    根子:“咱們這是遇到清鄉團的土狗子了。我和栓柱向偃洼嶺東邊跑,把敵人引開,你們幾個向西邊猴子洞轉移,把油保護好!”

    鐵鎖等人點頭。

    栓柱拿出彈弓射向斜眼兵團總的面門。

    斜眼兵總被射中,大叫聲:“有埋伏?!闭f著臥倒在地上,舉槍射擊。

    清鄉團的兵卒跟著開槍射擊。

    根子、栓柱故意弄出響聲向東邊跑去。

    斜眼兵總發現是兩個少年,爬起來喊:“抓住兩個紅小鬼,每人賞三塊大洋呀!快追!

    鐵鎖帶著發財等向西邊轉移。

     

     

    34.水亭碼頭 外 日

    穿著紅軍灰軍裝的大胡子團長帶著一隊人在急行軍。

    大胡子回頭問副官:“現在這是那里?”

    副官看了下地圖:“報告團座,我們現在到了河南和安徽的兩界之地,這里是黑龍潭水亭碼頭?!?/span>

    “什么團座不團座的,叫同志叫首長。這里是赤匪的地盤,說話要小心。告訴下面的兄弟,一律要注意?!?/span>

    副官連聲:“是,是?!?/span>

    大胡子指著前面碼頭:“這里是赤匪撤向大別山的必經之路,守住這里,飛機就別想進大別山?!?/span>

    眾士兵應:“是!”

    副官:“團……首長,我們為什么要穿赤匪的軍裝???”

    大胡子團長抖了抖身上的灰軍裝:“這叫渾水好摸魚?!?/span>

    副官豎起大拇指:“同志高明!首長高明!”

    大胡子團長:“都給我小心一點”

    眾兵答:“是”

     

     

    35. 偃洼嶺的響飛河

         根子和拴柱跳到水里洇水而去。

         斜眼兵團老總帶人感到,舉槍向河里射擊。

    斜眼兵團老總對著河水罵道:“他娘的便宜了小子?!?/span>

    說完捂著臉對收下說:“回鎮上去?!?/span>

     

    36.猴子山山洞 內 傍晚

    幾位少年困在山洞里。

    丫頭說:“俺餓,快餓死了,媳婦還有東西吃嗎?”

    栓柱回了他一句:“干糧是你保管的,你卻把它丟在老虎嘴山崖下去了。咱們都在挨餓,你還好意思說?”

    丫頭低下了頭。

    發財悄悄掏出鍋巴遞給丫頭:“這里還有一塊鍋巴,給你!”

    丫頭喜出望外,接過來就向嘴里送,卻被栓柱一把搶了過來。

    栓柱:“所有干糧屬于大伙,不能讓一個人獨吞?!?/span>

    發財急了:“憑什么?”

    丫頭哭腔:“你欺負人!”

    啞巴急得雙手比畫著。

    栓柱向后退,鐵鎖來拉架。

    鐵鎖說:“別吵了,別吵了,咱們讓根子回來評評理?!?/span>

    栓柱朝洞外走去。

    鐵鎖說:“栓柱你這去哪兒?”

    栓柱回了句:“我去挖竹鼠去?!?/span>

     

    37.山谷 外 傍晚

    根子攀登到一棵樹上,燃著一個松樹枝在用煙驅趕蜜蜂,眾多蜜蜂飛出,嗡嗡叫著。

    幾只蜂子落在根子臉上和胳膊上蟄了起來。

    根子咬著牙,掰下蜂蜜,溜下樹來,急忙躬著腰向山洞方向跑去。

    一群蜂蜜尾隨追著。

     

    38.山洞 內 夜

    一堆篝火前,幾位小伙伴圍著根子。

    發財用濕毛巾給根子擦著滿臉的腫包,流下了眼淚。

    根子笑:“別哭,俺沒有事的,俺不怕蜂子蟄,俺只怕生漆,一碰生漆俺就喘不過氣,嗓子眼都長癢癢疙瘩,會死人的……俺去年差點死在這上頭,還是紅軍醫生救了俺,最后診斷是生漆過敏……你們先點吃的,俺睡一下就好了?!?/span>

    丫頭他們各自拿著一塊蜂蜜不忍下口。

    發財把鍋巴放在一小竹碗里,用泉水泡著,挽著根子的頭,喂了一口鍋巴水:“你喝點鍋巴水吧?!?/span>

    根子搖了搖頭。

    栓柱從篝火上,拿了一個烤熟的竹鼠給根子,根子搖搖手,栓柱給發財,發財嚇得躲開。

    栓柱給啞巴和鐵鎖撕了兩塊肉,他們接下了。栓柱沒有給丫頭,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丫頭看了他們一眼,黯然地走到洞外,發財跟了過去。

     

    39.山道 外 夜

    搬運飛機的隊伍在趁著夜色趕路。

    小馬連長走過對根子爹說:“老主席,這天色已晚,是不是讓隊伍就地休息?”

    根子爹抬頭看了看天:“小馬連長,俺看趁夜多趕點路好!一是夜里趕路安全,二是白天高溫人容易中暑。咱們趕到回龍嶺再休息吧?!?/span>

    小馬連長點點頭:“好!”

    根子爹對民工隊伍喊道:“金家寨的爺們,咱們這次要完成的是天大的任務,誰都不能裝孬熊!拼上一條命也要把列寧號飛機搬回大別山。大伙吃點干糧,喝口水,連夜趕路,大伙沒意見吧。

    “沒有!”眾人大聲答道。

    小馬連長臉上露出敬佩的表情。

     

    40.山洞 內 夜

    眾少年皆睡。

    丫頭的肚子咕咕響。

    啞巴悄悄地把一只葫蘆打開,把香油喂向丫頭嘴里。

    丫頭睜開眼,愣了一下,就順從地喝著香油。

    鐵鎖睡夢里,聳了聳鼻子,顯然被香油的香氣嗅醒。他一睜眼看到丫頭和啞巴,立刻站起身:“你們在干什么?你們這些偷油賊,還要不要臉?!”

    眾少年醒來,丫頭和啞巴驚愕的表情。

    栓柱一把奪來油葫蘆,一掌推倒丫頭,罵了句:“賊!”

    根子浮腫著臉,站起身來:“丫頭,你怎么能偷油喝,這油可是給列寧號飛機喝的,飛機喝了油才能飛上天空去打白匪,這油可是我們列寧小學全班同學攢的呀!”

    丫頭低著頭:“可我餓……”

    發財推搡了丫頭一下:“就你餓?咱們誰不餓?!真丟人!”

    丫頭想爭辯什么,見眾人怒目而視,咧開嘴哭了起來。

    根子:“大家表決下,同意丫頭跟咱們一起走的舉手?!?/span>

    只有啞巴和丫頭兩人舉了手。

    根子:“不同意的舉手?!?/span>

    根子、栓柱、鐵鎖舉起了手,發財也慢慢舉起手來。

    根子:“好!俺宣布,咱們送油小分隊不再帶丫頭上路了?!?/span>

    丫頭急:“別??!俺改,俺改!”

    眾人不理,丫頭求發財:“媳婦,你給說說啊?!?/span>

    發財一跺腳,走開了。

    丫頭絕望地蹲下身,轉臉罵啞巴:“就怪你多事?!?/span>

    啞巴仰著一張委屈的臉。

     

    41.山道 外 日

    少年們站在山岡上,根子用手指著山下的河:“看,咱們過了這河,就到河南地界了!”

    眾少年歡笑起來。

    栓柱看向山腰的山道:“丫頭,啞巴還在后面跟著呢!”

    發財:“不理睬他們,咱們走咱們的?!?/span>

    根子:“到了地點,見到俺爹他們再說吧?!?/span>

    一只兔子跑過,栓柱用彈弓打了一彈丸,兔子倒地蹬著腿。

    鐵鎖跑過去撿起兔子,興奮地喊:“今晚我們可以開葷了!”

    眾人露出了笑容。

     

    42.山道 外 日

    根子爹等民工趕著馬和騾子,搬運飛機在山道上前行著。

    小馬連長和根子爹在推著陷入坑里的騾子,騾子終于爬上了山道。

    根子爹拿出銅頭玉嘴煙袋,抽了一口煙。

    小馬連長走過來:“老主席,翻過這個崗子就快到安徽地界,進了大別山,一切就都好辦了?!?/span>

    根子爹磕了磕煙袋:“是呀,過了水亭碼頭,進了山,路雖難走一點,但安全就有保障了?!?/span>

    小馬連長:“是的,徐軍長再三交代,一定要小心,防止白匪和清鄉團壞人們破壞!”說完轉身對隊列里喊了一聲:“你們原地休息待命,我先去偵察一下?!?/span>

    “好的!大伙確實也該休息?!备拥虼蠡镎f:“大伙休息一下吧?!?/span>

    小馬連長:“你們幾個人跟我走,如有情況,就鳴槍報警?!?/span>

    根子爹裝了一袋煙,遞給小馬:“抽一口再走,你也累了?!?/span>

    小馬連長接過煙袋朝褲帶上一插,走了兩步,又回過身來,從口袋里掏出來一個羅盤遞給根子爹:“這個你得保管好?!?/span>

    根子爹接過羅盤:“放心!人在羅盤在?!?/span>

    “我信你!”小馬連長笑了一下,對根子爹說:“回來再還你的煙袋?!?/span>

    根子爹向他們揮了揮手。

    小馬連長帶人朝山崗上快步跑去。

     

    43.水亭碼頭 外 日

    丫頭爹騎著驢走過來,被一隊穿紅軍服的國軍攔住了。

    兵匪甲:“干什么的?!你這是要去那兒?”

    丫頭爹:“紅軍兄弟,俺是金家寨的,這是蘇維埃區政府開的路條,俺要到新集找孩子去的,在固店鎮你們紅軍都同意了,俺可以去找的。俺就那一個兒??!”

    兵匪乙:“什么路條不路條的?老子要金條,你有嗎?這前面在打仗,你知道嗎?”

    丫頭爹不解地看著兵匪甲:“紅軍也要金條,可俺沒有,不行這幾塊大洋給你們,給俺行個方便,俺只有這一個兒,沒有兒俺還有什么活頭?”

    兵匪甲:“這幾塊大洋管什么用?!把你包袱里的東西給我們看看!”

    丫頭爹詫異地看著他們,兵匪乙搶過他的包袱。

    這時,小馬連長帶著一隊紅軍走過來。

    小馬連長對兵匪甲說:“嗨!這位同志,你們怎么能搶老百姓的東西,你們是哪個團的?”

    大胡子帶人從亭子方向走出來,看到小馬連長說:“你是哪個部隊的?”

    小馬連長:“我是紅三十一師五營三連連長馬國強,你是?”

    大胡子:“哦!我是紅二十五軍,一師三團團長劉述義,兄弟你這是去那里?有何公干?

    小馬連長:“報告劉團長,這兩位同志搶百姓的東西,你要管管?!?/span>

    大胡子團長走了過去,一人抽了一個耳光,大罵:“你們是想關禁閉??!”

    小馬連長看著大胡子,臉上露出疑惑。

    大胡子團長假惺惺地把包袱遞向丫頭爹:“對不起老鄉,我帶兵無方?!鞭D身向小馬連長伸出手:“馬連長,進亭子里喝口六安茶?!?/span>

    小馬連長跟著他向亭內走去,邊走邊說:“你是團長,不能夠打革命同志,我們紅軍不興軍閥作風,你這不對?!?/span>

    大胡子哈哈大笑:“不打不成材。兄弟,我下次一定注意,這不是看他們這不干人事,氣得嘛!

     

    44.水亭碼頭 外 日

    一紅軍戰士對兩位假紅軍說:“你看你看,不是我說你們,你們這樣對待老百姓是不對的!你給我說說三大紀律六項注意這第二項注意是什么?”

    兩位假紅軍面面相覷。

    一紅軍戰士:“是不拿群眾一個紅薯,這你都不知道?”

    這時,副官從腰里抽出了匕首向紅軍戰士靠近。

     

    45.水亭碼頭亭 內 日

    大胡子團長引著小馬連長坐下:“你們這是有何公干呀?”

    小馬連長呷了口茶水:“我們是在撤退飛機……”

    “哦?我們的飛機在哪里?”大胡子團長湊過身來。

    小馬連長警覺:“你們在這干什么?”

    大胡子團長滿臉堆笑:“我們,我們……”

    門外,槍響。

    小馬連長馬上拔出槍。

    大胡子驚詫地望向門外。

    小馬連長拔槍沖出門時,卻被假紅軍開槍打死,倒在血泊里。

    大胡子氣急敗壞大罵:“你們這群蠢豬,壞了老子的大事!”

     

    46.水亭碼頭 外 日

    數紅軍戰士已倒在血泊里。

    丫頭爹抖抖索索地躲在石階下,不解地望著他們:“俺的娘唻!怎么紅軍也打紅軍?”

    大胡子團長走來,指著手下罵道:“這隊人就是跟飛機有關的,你們打死了他們,這送上門線索就斷了,這槍聲一響,會打草驚蛇的……你們這群蠢豬!”

    丫頭爹站起身來走近大胡子團長:“你們要找紅軍飛機,俺有辦法!”

    大胡子團長轉過身正視丫頭爹:“你有什么鳥辦法?”

    “只要找到俺的兒子,就能找到紅軍飛機呀!”丫頭爹有點得意地說。

    “哦?”大胡子面露喜色。

    丫頭爹指著小馬連長等人的尸體:“他們這是怎么了?”

    大胡子團長:“哦,這幾個是逃兵,是紅軍的敗類,對于逃兵我們要殺一儆百,不然的話我們怎么能打勝仗,你說是吧?”

    丫頭爹點頭:“對!對!”

    大胡子對副官說:“你立刻帶人沿途追擊,可能還有逃兵?!?/span>

    副官心領神會:“是!”說著帶著一隊人走去。

     

    47.山道 外 日

    槍聲傳來,根子爹跳起:“不好!有情況!”。

    一滿身是血的紅軍戰士跑來,跑到根子爹身邊倒下:“有敵人,連長他們全……”沒說完就犧牲了。

    根子爹把紅軍戰士的眼皮抹下:“唉……俺看前面的路是不能走了……咱們要采取徐向前總指揮給咱們的第二套計劃,分三路撤退,所有的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這樣,飛機發動機最重要,由咱們金家寨的人涉水黑龍潭直奔白馬尖,其他人向湖北英山和河南的回龍寺方向轉移,你們看呢?”

    兩位紅軍戰士相互看了一眼說:“好的,我們出發!”

    根子爹向民工們一招手:“金家寨的人跟俺走啊?!?/span>

    隊伍開始集結,朝三個方向撤去。

     

    48.山道 外 日

    白匪副官帶著一隊偽裝成紅軍的士兵追到山道上。

    副官用樹枝挑了挑新鮮的馬糞,又看了看蹄印,最后他認定了一個方向:“我們沿著這條路追!”

    眾兵匪向山道上追去,這條道正是根子爹帶隊去的方向。

     

    49.水亭碼頭旁 外 日

    槍聲。

    眾少年隱藏在山岡后,看著水亭碼頭方向。

    鐵鎖緊張地說:“不好,白匪過來了!”

    栓柱打了鐵鎖一下:“不可能!”

    根子沒有吱聲,眼睛注視著碼頭動靜。

    丫頭擠了過來,指著碼頭上的大胡子營長和他爹說:“什么白匪,那是紅軍,還有俺爹呢!咱們把油送給紅軍,俺就跟俺爹回家去,不受你們的氣了,哼!”說完打著手勢帶著啞巴就沖了出去。

    發財伸手去拉丫頭卻沒有拉住,丫頭把發財的手推開,走出樹叢。

    丫頭和啞巴向橋上走去。

    根子:“你們別動,等一會兒,看看再說?!?/span>

     

    50.水亭碼頭 外 日

    大胡子團長對手下:“把這幾個紅軍叛徒、逃兵尸體扔到河里去?!?/span>

    匪兵們抬起紅軍尸體。

    小馬連長的銅頭玉嘴煙袋掉了下來,匪兵甲拾起來看了看銅頭玉嘴煙袋就插到腰上。

    丫頭和啞巴跑過來。

    匪兵甲呵斥:“站住,小兔崽子干什么的?”

    丫頭:“紅軍叔叔,咱們是給紅軍飛機送油的?!?/span>

    “滾蛋!”假紅軍罵道。

    “別,別,這是俺兒,別,別……”丫頭爹趕忙跑過。

    大胡子團長向匪兵甲揮了揮手。

    丫頭:“爹你怎么來了?”

    丫頭爹責怪:“你這個小祖宗,這兵荒馬亂的瞎跑什么?跟我快回家去?!?/span>

    丫頭擰著脖子:“不!俺要給紅軍飛機送油去!“

    大胡子團長笑:“還是小孩的覺悟高,小同志,你這油是給紅軍飛機送的?送到哪里去???“

    丫頭驕傲地挺挺胸:“對呀!送到新集去,送到紅軍飛機場?!?/span>

    “可我們已經撤下來,你這油能往哪送???”匪兵甲在一旁說。

    丫頭:“咱們一定能送到,根子爹在搬運飛機,根子爹在,飛機就肯定在?!?/span>

    “哦!…….”大胡子露出了奸笑:“哈哈哈哈?!?/span>

    匪兵甲:“你能找到根子爹嗎?”

    丫頭有點得意:“根子能找到,根子家的黑狗‘牛犢’能找到?!?/span>

    大胡子團長探過身來:“你說的根子,他在哪里?”

    丫頭回身用手指了指棧橋那邊的小山坡:“就在那邊!”

    “好!”大胡子一擊掌,轉身向匪兵甲一揮手:“快去把小同志們找來?!?/span>

     

    51.黑龍潭 外 日

    根子爹指著一群扛著門板來的群眾對紅軍戰士說:“多虧了他們呀,沒有這些門板就扎不了筏子?!?/span>

    紅軍戰士握著一位農民的手:“謝謝你們了!”

    一扛門板的農民:“這都是為了紅色蘇維埃政權,咱們這是應該的?!?/span>

    根子爹一揮手:“好!咱們快扎筏子!”

    大伙兒一起忙碌起來。

    根子爹和紅軍戰士等一起把飛機發動機用油布包裹好,放在筏子上。

    根子爹率先下河,推著筏子走去。

    一紅軍戰士對根子爹說:“你一定要把它保護好,這是飛機心臟!”

    忽地,岸上追來一隊偽裝成紅軍的國軍士兵,向民工開槍射擊。

    一紅軍戰士:“還是給白狗子咬上了!同志們,準備戰斗!”

    紅軍戰士們阻擊沖過來的國軍士兵。

    一紅軍戰士對根子爹說:“你們快過河,要確保飛機無閃失!”

    數紅軍戰士在激戰中紛紛犧牲。

    根子爹和數民工在水中把裝有飛機發動機的竹筏向對岸推去。

    又有幾個民工中彈倒下。

    根子爹喊著:“大伙快,快點!”

    一紅軍戰士喊著:“一定要把飛機運到大別山?!币慌抛訌棿蜻^來,前胸中彈倒下去。

    根子爹看著犧牲的紅軍,痛苦地一揮手:“快!快!”

    根子爹和數民工泅水,把裝有飛機發動機的竹筏推到對岸。

    副官站在河邊看著滔滔河水,指揮士兵:“下水渡河給老子追!

    數國軍士兵猶豫一下,跳下水去。

     

    52.水亭碼頭亭 內 日

    根子等眾少年被偽裝成紅軍的國軍士兵請到亭內。

    大胡子團長:“佩服呀佩服!你們覺悟真高,自古英雄出少年呀!照說這送油就到這里吧,我可以代表紅軍收下了。只是,紅軍飛機已經轉移了,要找到他們卻很難……聽說這位小同志只要找到你爹,就能找到飛機,是真的嗎?”

    根子牽過黑狗:“是??!這是俺家的黑狗牛犢,它可神奇了,它會找到的!”

    “好!好!好!”大胡子團長摸了摸黑狗的頭,黑狗沖他吼了兩聲。

    根子忙拉過來:“它認生!”

    大胡子團長:“好!我看這樣吧,我親自帶人陪你們一起上山,幫助你們找可以嗎?也表達下我們紅軍對你爹他們的感謝!

    根子他們喜出望外:“那好??!謝謝紅軍叔叔?!?/span>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贝蠛訄F長打著哈哈,向匪兵甲使了個眼色。

    匪兵甲會心地笑了笑。

    “那我們這就走!”大胡子撫觸了一下發財的頭發:“你也跟我們走嗎?”

    發財把他的手捋開,沒理他。

    丫頭:“咱們還沒吃飯呢?”

    發財:“你就知道吃!”

    大胡子團長拍了一下自己額頭:“看我!看我,怎么忘了這大事,吃飯吃飯!”

    發財忽得大叫起來:“??!”,鉆到丫頭懷里,眾人驚。

    發財用手指著墻角:“老鼠,老鼠?!贝蠛訄F長見到掏出匕首,“嗖”的扔過去,老鼠釘在墻板上,大伙皆笑了起來。

     

    53.水亭碼頭 外 日

    江水、碼頭、夕陽。

     

    54.水亭碼頭 內 日

    根子對大胡子團長說:“紅軍叔叔!我們走吧!”

    大胡子團長對一士兵下令:“好!集合出發!”

    士兵跑出門列隊。

    丫頭、發財和啞巴站起,準備隨他們走。

    丫頭爹攔著了他仨:“你仨不能走……你們給我回家!”

    丫頭:“爹,你就讓我們去吧?!?/span>

    丫頭和發財躲閃著要走。

    丫頭爹掏出一包藥:“這是咱們廖家獨制的毒藥五步倒,你仨要走,俺立馬不活了,當場死給你看!”

    丫頭等仨人一時不知所措。

    根子揚揚手:“你們先回去吧!你們這次表現很好了,可以申請加入童子團了……回來后俺就向學校報告,讓你們參加童子團?!?/span>

    丫頭驚喜:“真的?”

    “真的!俺是團長,說話算數!”根子應。

    發財臉上露出笑容。

    丫頭跳起來歡呼:“俺是童子團的人了,爹,我也在紅了”

    丫頭爹:“好!好!俺兒有出息了?!?/span>

    根子等人帶著大胡子的隊伍走向亭外。

    丫頭望著亭外那支隊伍隱沒在山林里。

    發財看向啞巴肩上的一桶油,大叫了一聲:“壞事了!還有一桶油在咱們這兒?!?/span>

    啞巴方覺,啞啞地打著手語。

    丫頭三人想追出門去,丫頭爹用身體攔著了他們的去路。

     

    55.天堂寨凹岙溝前 外 日

    遠處稀疏的槍聲。

    根子爹對數民工說:“諸位老哥們,這幾天咱們怎么也扔不丟白匪的跟蹤追擊,現在咱們只能把飛機埋了,等敵人退了之后,咱們再來??!”

    眾人點頭。

    “俺決定進凹岙溝,只有那里是無人能進的原始森林,那里也是最安全的!”根子爹說。

    一民工:“這凹岙溝十里地是野人都不敢進的,聽說有瘴氣,人一進去就有鬼就下迷帳,人八成都出不來的?!?/span>

    “這俺知道,所以,是黨員的站出來,這次進凹岙溝是黨員們進?!备拥f。

    四位黨員站了出來。

    根子爹:“好!咱們走。其他人分頭行動,朝不同方向撤,擾亂敵人的視線,暫時都不要回家,直接去找紅軍,或者三天后到金家寨的水磨坊見,如被白匪抓到,一定不要泄密。你們能做到嗎?”

    眾人答:“是!一定保守秘密!”

    根子爹把自己的外衣脫下來給一位民工披上,說:“老杜,你生病了,把這穿上?!被剡^頭對四位黨員說:“我們走?!?/span>

    根子爹說完領著四個人,抬起裝飛機發動機的木箱,向山溝艱難的走去。

    山霧起。他們的身影被霧氣籠罩……

     

     

    56.青山樹林,外,日

    根子、鐵鎖、栓柱一行和黑狗在前探路。

    忽然,栓柱“啊”的大叫一聲,眾人驚。

    一條蛇咬了栓柱,黑狗“牛犢”撲上前咬住了赤煉蛇。

    栓柱倒下,大胡子團長趕緊跑,用刺刀把栓柱的傷口迅速劃破,擠出黑色血,并用嘴一口口的吸著血,吐著臟血。

    栓柱昏迷過去,大胡子的嘴唇腫了起來。

    根子,鐵鎖扶著栓柱。

    大胡子口齒不清地說:“沒事了,讓醫務員給包扎下就好了?!?/span>

    根子滿目感激地說:“謝謝紅軍叔叔?!?/span>

    大胡子讓士兵,“把他扶到我的馬上去?!?/span>

    根子和鐵鎖相互地看了一眼,轉頭對黑狗說:“我們快趕路,別誤了紅軍叔叔的事?!?/span>

    他們朝山道上跑去。

    大胡子得意地笑了笑。

     

    57.鷂落坪  日  外

    黑狗叼來一件衣服,是根子爹的。

    不遠處,幾位民工倒在血泊里。

    斜眼兵團老總見到紅軍來了,趕忙帶著兵團的人撤退,大胡子團長讓手下,“給我狠狠地打這群土匪?!弊约郝氏忍蜆尨蚱饋?,眾人射擊。

    “這是我爹的,俺爹他們肯定在這里?!备訉Υ蠛訄F長說。

    大胡子團長站在坪上,望向前方的群山,有些失望。

    根子向大山喊,“爹!爹呀!”

    鐵鎖也在喊,“爹!”

    山谷回聲。

    在馬上的栓柱張張嘴沒有喊出聲,眼淚在眼眶里轉著。

    大胡子團長撫摸一下栓柱的頭。

     

     

    58.青山山道 外 日

    匪兵甲用軍帽扇著汗,“這天能熱死牛了!我說這還要走多少路,都走快兩天了?!?/span>

    根子回頭瞧了他一眼不吱聲。

    匪兵甲走過來,根子看見匪兵甲腰里插的玉嘴煙袋,問道:“紅軍叔叔,這煙袋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匪兵甲:“哦,這是老子的戰利品,這玉是老玉,值錢!”

    “這像是你爹的!”鐵鎖在旁說話。

    根子點了點頭。

    匪兵甲:“是你爹的!那就慘了,他讓老子給斃了?!?/span>

    根子急問:“什么?你把俺爹給斃了?!?/span>

    匪兵甲壞笑:“我斃了個紅軍逃兵……那小子絕不可能是你爹,也就比你大不了二三歲的,怎么可能是你爹?”

    根子:“可這煙袋是俺爹的,俺識得!”

    匪兵甲兇狠地罵:“滾蛋!你還想訛老子不成?”

    根子和鐵鎖、栓柱面面相覷。

    大胡子斥道:“怎么和小同志說話的?”

    匪兵甲:“是!團……首長!”

     

    59.劉家鎮王記客棧 內 夜

    丫頭沒睡覺,坐在床沿。

    發財也沒睡,在疊著紙飛機。

    門外,傳來丫頭爹的說話聲:“吹燈嘍,快睡,明天還得趕路回家呢!”

    發財唉了一聲,吹熄油燈。

    黑暗里,發財悄聲說:“俺要去追根子他們去。你不許和爹說。

    丫頭:“可他們都走了大半天了,怎么趕得上?!”

    發財:“反正俺不管,俺就是要送油去!”

    丫頭為難:“這深更半夜的……”

    發財把辮子一甩:“你就那么大的出息,可像個老爺們?你都入團在紅的人,不得為革命做點事?”

    丫頭一舉手:“好!好!俺說不過你,俺陪你去成了吧!”

    發財:“真得?”

    丫頭:“不是蒸的,還是煮的?”

    發財驚喜,在丫頭臉上吻了一口。

    丫頭大驚,捂住臉,傻傻的。

     

    60.劉家鎮王記客棧 外 夜

    一彎新月,月照街巷。

    發財、丫頭他倆從窗子跳出,卻被一人影攔住了去路。

    丫頭緊張看去,是啞巴:“??!啞巴?!?/span>

    啞巴用手指噓聲,背上那個鐵油桶,拉著他倆就跑去。

    長巷里,三個奔跑的孩子。

     

    61.青山嶺 外 夜

    宿營地,篝火旁。

    大胡子在用刺刀剃著胡須。

    匪兵甲在用飯盒盛飯吃,一頭目對匪兵甲說:“去,把那些小孩們帶來的油拿過來,炒個油炒飯吃?!?/span>

    匪兵甲應聲走過去拎起油葫蘆。

    鐵鎖和栓柱和匪兵甲搶油葫蘆,扭打在一起。

    根子大喝:“這是咱們給飛機的油,誰也不能動?!?/span>

    匪兵甲拔出手槍威脅道:“老子斃了你!”

    根子:“槍斃俺,俺也不給”

    “呯呯”槍聲。

    大胡子朝天空開了兩槍,惡狠狠地走過來對匪兵甲踢了一腳:“怎么能吃給飛機的油呢?”

    匪兵甲:“可飛機用的是航空煤油,這香油是人吃的啊?!?/span>

    大胡子團長:“你懂個屁,滾!”然后彎下腰對根子說:“誤會,誤會,你們放心,我絕不會讓他們動你們的油……”同時把兩盒罐頭遞給根子:“來,來吃外國罐頭?!?/span>

    鐵鎖:“噫?你們紅軍怎么有外國罐頭?”

    “哦,是我們獲得的戰利品?!贝蠛诱f。

    “戰利品?”根子若有所思地說了一句。

    鐵鎖悄聲對根子說:“俺一定要把你爹的煙袋偷來?!?/span>

    根子會心地看了鐵鎖一眼。

     

    62.山神廟 內 夜

    大胡子等偽裝成紅軍的國軍酣然入睡,鼾聲一遍。

    根子、鐵鎖、栓柱睡在一起,根子摟著黑狗。

    根子小聲對鐵鎖說:“俺怎么看他們都不是紅軍……沒一點像!”

    “我看也不像?!辫F鎖答道。

    栓柱說:“大胡子紅軍還親自給我吸蛇毒,怎么不像?你們是小心眼?!?/span>

    根子:“咱們從現在起一定要注意了?!?/span>

    匪兵甲在那邊罵道:“誰還在那里嚼舌頭,當心老子把舌頭割下來喂狗!”

    鐵鎖悄悄爬到匪兵甲身邊,躡手躡腳的,打開匪兵甲的行軍寶包,卻發現了國民黨的軍服,他驚呆的表情。他迅速爬回來在根子耳邊悄聲說著,根子目光炯炯。

    他仨停住說話,栓柱翻身睡去。

    根子望著窗外的月亮(畫外音):“爹,你們在哪里呀?赤光叔,你們在哪里呀?列寧號,咱們的寶貝飛機你在那里呀?……

     

    63.天堂寨凹岙溝 外 日

    一民工搖搖晃晃倒在地上。

    二民工上前試試一民工鼻息:“哎,咱們已經有兩個人在這凹岙溝中瘴氣犧牲了?!?/span>

    根子爹:“是啊……大牛,咱們就把飛機埋在這里吧,快挖坑吧!”

         大牛點點頭,跟著根子爹開始挖坑。

    一組鏡頭:

    月照凹岙溝。

    根子爹和大牛挖出一個坑。

    中瘴氣犧牲的兩名民工。

    根子爹和大牛把飛機發動機木箱放進坑里。

    墳壘起,根子爹拿出羅盤在測量方位。

    根子爹對大牛說:“大牛,我們一定要記下這經緯度,下次才能找到它!”

    大牛望著根子爹點了點頭。

     

    64.三岔道 外 晨

    根子牽著黑狗朝一個山道走,黑狗犟著要朝另一條道上走。

    根子緊緊地攥著繩子喊:“牛犢,牛犢聽話!”

    大胡子躺在一個滑竿上微睡著,聽到狗叫聲,睜開了眼:“小同志,讓狗帶路?!?/span>

    根子無奈,踢了狗一腳。

    栓柱責備根子:“你別踢它,它救過我的命?!?/span>

    黑狗委屈地叫了幾聲,朝前跑去。

    大胡子悄聲對士兵甲“注意,這群小子可能識破了我們的身份,多提防他們搗鬼?!?/span>

    士兵甲點點頭。

     

     

    65.土地廟 內 夜

    根子等和偽裝成紅軍的國軍士兵在夜宿。

    根子悄聲對鐵鎖說:“你把牛犢悄悄地送走,它在這里,會出大事”

    鐵鎖點點頭,牽著黑狗出去。

    匪兵甲看到栓柱:“干啥去?”

    鐵鎖“上茅房!”

    匪兵甲罵道:“懶驢上磨屎尿多?!?/span>

    栓柱跑過來舉著串在一起的石蛙說:“長官,俺逮的石雞,可好吃了,走!俺燒給你吃!”

    匪兵甲眉開眼笑:“好!好!你小子有良心?!?/span>

    根子望著鐵鎖牽著黑狗走遠。

     

    66.土地廟 內 晨

    根子等和偽裝成紅軍的國軍士兵醒來。

    鐵鎖:“不好了!咱們的狗不見了,一準是給野狼吃了?!?/span>

    大胡子團長生疑:“是不是你們把狗藏起來了?”

    匪兵甲:“昨天晚上,我看到你帶狗去墻外茅房去,你把狗帶到哪去了?”說著一把揪住鐵鎖柱的衣領,打了鐵鎖一耳光。

    鐵鎖怒視一士兵。

    根子:“你們紅軍怎么能打人?”

    栓柱:“你們不能打人!”

    大胡子團長一拳打倒栓柱罵:“打人?!狗找不到,你們幾個都得死!給老子捆起來?!?/span>

    國軍士兵上前捆綁起根子等人。

    栓柱仰著臉。

     

    67.木橋下 外 日

    黑狗咬斷了繩索向山道上奔來。

     

    68.土地廟 內 日

    匪兵甲舉起馬鞭準備抽打根子時,黑狗跑進,臨空一躍,咬了一口士兵的手。

    匪兵甲大叫著準備掏出,槍。

    大胡子團長制止:“別犯混,殺了黑狗,老子殺了你!”

    匪兵甲:“我……我……”

    大胡子走到根子等人面前:“誤解你們了小同志,抱歉!抱歉啦!狗回來就好!

    根子沒理睬大胡子團長,一把抱起黑狗。

    根子與黑狗四目相對,似乎在交流著復雜的感情。

    栓柱目光里一派迷茫。

     

    69.青山山道上 

    鐵鎖口含樹葉吹著小曲。

    根子聽出了鐵鎖的樹葉吹出來信號,也摘了一片葉子含在嘴里吹。

    栓柱也含了樹葉吹起來。

    根子樹葉聲(字幕):他們是白匪,咱們不能給他們帶路!俺得把黑狗殺了,你倆要借機逃跑。

    鐵鎖樹葉聲(字幕):咱們一起走,牛犢不能殺。

    栓柱樹葉聲(字幕):要走一起走。

    眾士兵聽得很愜意。

    大胡子睜開了眼睛:“吵死人了,瞎吹啥!”

    根子等不得不停下吹口哨,只好一邊走一邊打著手語。

    根子手語(字幕):栓柱,鐵鎖,你倆一定要聽從俺的指揮,俺是童子團團長!

    鐵鎖和栓柱手語(字幕):好的!咱們聽你的。

    一行人走在山道上。

     

    70.青山瀑布前 外 日

    假冒紅軍的國軍士兵在瀑布下洗澡,

    大胡子團長讓匪兵甲用匕首給自己剃胡須,士兵們在水里游泳。

    根子把黑狗抱在懷里,在瀑布水潭里沖洗著,梳理著毛發,流著眼淚喃喃:“牛犢啊牛犢,俺真舍不得你啊?!?/span>

    栓拄勸:“俺去把牛犢再送走一次,別殺它。它救過我的命?!?/span>

    根子搖搖頭:“不行!這樣下去會壞大事的?!?/span>

    栓柱痛苦地叫了聲:“牛犢……”

    牛犢看著他們,快活地搖著頭,水珠濺起。

    根子突然閉上眼睛,把黑狗牛犢的頭按在水里。

    水花四濺,水中的黑狗露出驚詫、無望、失神的眼神。

    根子淚流滿面。

    黑狗死了,根子手一松,黑狗順水流下山澗。

    一士兵看見流走的黑狗,喊:“不好了,不好了!小兔崽子把狗淹死了!”

    大胡子團長大驚,回頭時,匕首把他的臉頰劃破了,他一揮手打了匪兵甲一耳光,并大叫了一聲:“快給老子把他們逮起來!”。

    數國軍士兵把根子等人圍起來。

    大胡子上前打了根子幾個耳光:“你膽子真大,老子斃了你?!?/span>

    根子瞪著大胡子團長:“啍!俺早就知道你們是白狗子假冒的!”

    大胡子團長用手槍抵著根子的頭。

    匪兵甲走過來:“團座,只要這幾個小崽子在我們手里,不愁他們爹爹不來救他們?!?/span>

    大胡子用手槍柄猛擊一下根子。

    根子栽倒在水里,額頭流出來鮮血染紅了溪水……

     

    鐵鎖把油倒在白匪的彈藥箱上,并點燃大火。爆炸聲起。

    大胡子驚恐的喊:“快把這幾個小共匪抓起來!”

    爆炸在繼續。

    匪兵甲:“團座!我們的彈藥全完了,追紅軍可能不行了?!?/span>

    大胡子站起身來“先撤到金家寨,速向分師部匯報增援

    “是!”

     

    71.老虎嘴 外 日

    大胡子等人已經換回了國軍軍裝,押著三人向前走去。

    大胡子吩咐:“兄弟們,注意警戒,這里危險!”

    栓柱突然掙開一匪兵,拿出彈弓向崖壁上的野蜂巢射擊,被激怒的野蜂飛了過來。

    眾國軍士兵被蜂子追得亂成一團。

    栓柱抬腳踢倒前面一個匪兵,又撞倒后面的一位匪兵,大喊:“根子、鐵鎖你們快跑!”

    一士兵拔出手槍向栓柱射擊。

    栓柱中槍,抱著一士兵縱身跳下懸崖,高喊著:“爹,俺來了?!?/span>

    根子和鐵鎖被匪兵押著,回頭向著懸崖處喊:“栓柱,栓柱!”

    大胡子驚呆的面孔:“捆,把他們給老子捆綁!”

    蜂子把眾士兵螯得四處奔跑,數白匪兵墜崖。

    大胡子滿臉被螯得紅腫起來:“撤!快撤!”

    大胡子騎馬跑遠,一群兵押著根子、鐵鎖跟著走去。

    山霧升上來,白茫茫的。

    半空中,一只山鷹飛過。

     

     

    72.官坳嶺 外 日

    山野青碧,風吹草動。

    根子爹和民工大牛蹲在巖石下商量著什么。

    民工大牛:“咱們該去找紅軍大部隊?!?/span>

    根子爹用一張紙卷起煙抽了起來,過了一下才說:“俺的任務是帶領赤衛隊堅持在大別山打游擊。你要去也行,你去告訴紅軍首長,咱們飛機埋在凹岙溝里?!?,

    “好的?!泵窆ご笈?。

    一隊偽裝成紅軍的國軍士兵悄悄圍了過來。

    一只山雞被驚飛,一匪兵緊張得槍走火,“砰”的槍響。

    根子爹警覺地看向前方,拔出手槍:“不好!咱們又被白狗子釘上了!大牛,你快撤!我掩護你!”

    民工大牛:“來不及了!他們把這里圍實了!”說著拿起步槍回擊。

    眾兵匪齊射擊。

    副官急忙喊:“抓活的!別開槍!”

    眾兵匪停止射擊,慢慢地圍攏過來。

    民工大牛中槍。

    根子爹喊:“大牛,大牛!”

    “我家鐵鎖就托給你了!”民工大牛沒說完就閉上眼睛。

    根子爹痛呼:“大牛!”

    副官朝根子爹喊話:“那邊的,我說你們跑不了啦,出來投降吧?!?/span>

    根子爹沒有理睬他,靠在石頭邊又卷起煙來。

    副官又喊:“只要你說出飛機下落!我保證你能得到黃金獎賞!”

    根子爹朝喊話處打了一槍:“老子這里還有手榴彈,給你們預備著,大不了同歸于盡,誰也別想得到飛機的秘密?!?/span>

    副官連忙喊:“別,別,有話好商量,有話好好商量!”

    根子爹抬頭看天(畫外音):“俺不能死,俺死了,紅軍飛機就找不到了。俺得和他們周旋到晚上突圍出去!

    根子爹扔掉煙:“你說說看,能給俺多少黃金?”

    副官喜出望外:“我們保證給你二兩黃金?!?/span>

    根子爹譏笑:“一架飛機就二兩黃金,你糊弄咱們鄉下人不識數呀,俺說呀這四兩棉花免談(彈)!”

    副官急忙:“這個,好說,好說?!?/span>

     

    73.山道上 外 傍晚

    丫頭,發財和啞巴三人走在山道上。

    丫頭埋怨:“咱們這是向哪里去!沒有目標的亂走?!?/span>

    發財生氣:“你怕累就自己回去。誰也沒求你來!”

    忽地槍聲遠遠傳來。

    發財側耳傾聽:“有情況,那兒有槍聲,打仗的地方肯定有紅軍,根子他們肯定在那里,咱們走!”

    丫頭有點害怕,咕嚕:“那是在打仗呀!”

    “膽小如鼠,還是當家爺們嗎?還想不想當童子團團員了?”發財轉身朝槍聲處跑去。

    丫頭只得跟去,啞巴跟著丫頭跑著。

     

    74.官坳嶺 外 傍晚

    遠處,眾國軍士兵圍著根子爹。

    副官口干舌燥在喊話,根子爹在有一答沒一答的回話。

    發財等人悄悄潛入,在草叢中警惕地看向前面。

    一兵匪對副官說:“副官,別跟他磨蹭了,我們沖過去把他抓起來算了,這天一黑可就不好辦了,如果再來紅軍就更麻煩!

    副官:“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可團座要我們抓活的。

    發財和丫頭商量:“咱們一定要救根子爹!”

    丫頭攤攤兩手:“怎么救?咱們沒有槍?!?/span>

    發財的目光落在啞巴的油桶上:“有了,咱們放火!”

    “放火?”丫頭不解地問。

    發財向啞巴打起了手勢啞語,啞巴點點頭。

    發財:“少爺,你們負責任點火,俺進去通知根子爹?!?/span>

    丫頭:“那太危險,俺不讓你去?!?/span>

    “你不讓俺去,你去呀?”發財沖了他一句。

    丫頭挺了挺胸:“俺去就俺去!”說完轉身向草地爬去。

    發財低聲:“少爺小心!”

    丫頭回過頭罵了句:“叫俺啥?”

    發財張張口沒說出口,半晌輕聲叫:“當家爺們!”

    丫頭臉上露出笑容。

    巖石后,根子爹聽到草叢里有聲音,準備開槍。

    丫頭探出頭來急忙喊:“大伯,是俺?!?/span>

    見是丫頭,根子爹問:“你怎么來了?”

    丫頭得意:“咱們來救你來了?!?/span>

    “啥?”根子爹不解。

    丫頭在根子爹耳邊說什么……

    忽地,嶺上火光四起。

    副官大喊:“快救火!快沖過去抓人!”

    一群國軍士兵圍向發財。

    啞巴抱著燃燒著油的油桶向眾國軍士兵沖去,嘴里喊著什么。

    油桶爆炸,火光吞沒了啞巴。

    發財大叫:“啞巴哥!”

    根子爹帶著丫頭跑了過去,牽過發財的手,三人跑進了森林。

    副官跌坐在地上:“完了,一切都完了,還是讓老小子跑了!”

     

    75.廢棄的守林小屋 外 日

    丫頭和發財望著遠山的火光,哭著。

    根子爹凝重的表情:“孩子們,別難受了,啞巴是好樣的,咱們流血不流淚,要堅強起來!”

    發財:“血債要用血來還?!?/span>

    丫頭咬著牙:“俺一定要給啞巴哥報仇,給俺娘報仇!”

    根子爹望著丫頭、發財:“嗯?你們怎么來了?”

    丫頭:“咱們是來送油的?!?/span>

    根子爹:“送油?”

    發財:“給紅軍飛機列寧號送油的,根子他們也來送油了,他們讓牛犢識路來找你們的,還有紅軍啊。

    根子爹:“紅軍?就是從水亭碼頭方向來的那伙紅軍?”

    丫頭說:“對!”

    根子爹一拍大腿:“怪不得,咱們總是被跟蹤了……壞事了,壞大事了!”

     

    76.金家寨縣公所 內 日

    大胡子團長坐在太師椅上,他的胡子又長的和第一次出場的樣子,副官進。

    副官:“報告團座,我們沒抓到活赤匪,不過打死了不少頑匪,飛機沒找到……”

    大胡子團長:“笨蛋……看到沒?老子一出手就抓住了幾個紅小鬼!并將釣出大魚來?!?/span>

    副官:“團座高明!”

    大胡子團長:“去!把那兩個小兔崽子綁到門前柱子上,暴曬三日,去派人四處張貼布告,讓兩個小兔崽子家人來領人,還要懸賞飛機下落的知情者。

    副官應聲:“是!”

    大胡子團長滿臉紅腫,對馬弁說:“去鎮上找郎中來給老子醫治一下,快!疼死老子了。

    馬弁應聲走去。

    大胡子躺在躺椅上,滿臉的痛苦。

     

    77.金家寨公所門前 外 日

    旗桿下,綁著根子、鐵鎖。

    七月烈日,曬得他倆暈暈欲昏,嘴唇干裂。

    不遠處鐵鎖的奶奶拎著一壺水跪在警戒線外哭泣。

    大胡子坐在屋檐下的躺椅上,喝著茶,旁邊還有一個女傭在為他扇著扇子。

    不少街民在圍觀。

     

    78.廖家藥鋪 內 日

    馬弁走進,看了一眼丫頭爹:“喲,這不是廖東家嗎?”

    “先生……你是?”丫頭爹扶了扶老花鏡湊過身來問。

    “怎么不認識了?前天在水亭碼頭,我們還在一起找過紅軍的,你兒子呢?”馬弁用軍帽扇著風。

    丫頭爹不解:“你,你們不是紅軍嗎?怎么又變成國軍的人了?

    馬弁:“你別鬧那么清楚,這世道不是你能鬧清楚的。走吧,收拾收拾去給我們團長看病去?!?/span>

    “??!看什么???”丫頭爹問。

    “你看!這是給蜂子螯了?!瘪R弁伸出雙手臂,滿臂腫胞:“不是我抱頭跑得快,我這臉就成豬頭了。

    “這蜂螫的好治!”丫頭爹說。

    馬弁驚喜:“你先給我治?!?/span>

    丫頭爹伸出手:“要銀圓!有金條更好!”

    “啪!”馬弁給丫頭爹一記耳光:“給臉不要臉,信不信老子把你斃了?”

    丫頭爹捂著臉:“老總,俺治,俺治還不成嗎!”

    “走!你這個老財迷!”馬弁用槍指著丫頭爹走向門外。

     

    79.金家寨小巷 外 日

    小巷里,馬弁騎著驢,丫頭爹拎著藥箱跟著。

    住戶紛紛關門關窗。

    馬弁得意揚揚,丫頭爹低頭喪氣。

     

    80.金家寨公所大廳 內 日

    馬弁領著丫頭爹走來。

    “報告團座!郎中我給你帶來了”馬弁說:“還是我們老相識呢?!?/span>

    大胡子團長睜開眼打量一下丫頭爹:“噢!原來是你這個通紅聯共的老雜毛。老子沒斃了你,你自己送上門了,哈哈!

    丫頭爹嚇得趕緊下跪:“求老總長官饒命,俺沒有通紅,俺家六代行醫,從來只是救死扶傷,不涉政務。請老總明鑒呀!”

    大胡子站起身來走過去,踢了丫頭爹一腳:“你六代行醫?那我蜂螫你能治好嗎?”

    “能!能!這是蜂毒入肌,用上俺家的四散解毒丸,一天消腫,兩天準好,不信,你殺了俺?!?/span>

    “好!你現在就給我們治,治不好可怪老子手黑?!贝蠛诱f完就躺在躺椅上。

    丫頭爹戰戰兢兢地拎著藥箱站起來。

    馬弁:“你可得要認真醫治,你知道他是誰嗎?”

    丫頭爹諾諾:“他是……他是……”

    馬弁:“他是國軍八十三師一團長劉述義!說出嚇死你!”

    劉大團長,丫頭爹復述一遍。

    大胡子團長罵:“還磨蹭什么,快上手!

    丫頭爹:“這就治,這就治”

     

    81.金家寨水磨坊 內 夜

    一豆燈光。

    根子爹看著身邊的一群赤衛隊員們,沉重地說:“這次咱們為了搬運飛機去了五十八人,現在回來的只有四十五人了。但咱們光榮地完成了紅軍交給的任務……咱們金家寨沒孬種……還有咱們的孩子們!”說完摸了摸丫頭的頭。

    丫頭興奮的臉。

    水磨坊門推開了,一赤衛隊員領進兩位婦女。

    鐵鎖奶奶一把抓著根子爹問:“我家大牛呢?我家大牛呢?”

    根子爹默默抽煙:“大?!瓰榱烁锩鼱奚??!?/span>

    鐵鎖奶奶大叫一聲:“??!我苦命的……”仰頭暈了過去,眾人趕忙把她扶起。

    根子娘掐老婦人仁中,蘇醒后的鐵鎖奶奶瘋了般地推開眾人向門外跑:“大牛!俺兒啊,鐵鎖!俺的孫啊——”

    根子爹招呼赤衛隊員:“快去保護她,幾位赤衛隊員下?!?/span>

    根子娘拿出布告:“白狗子把根子抓起來,你們快去救他??!”

    油燈光下,根子爹在思考,根子娘在抽泣。

    根子爹向眾人說:“俺答應過大牛要保護好他家鐵鎖,人不能背信棄義失言失信,共產黨人更不能失信于人……嗯,老杜你帶人今晚就去金剛臺,這里不安全了,留幾個人跟我乘夜潛回鎮上,見機行事?!?/span>

    一農會會員:“現在去鎮上不安全?!?/span>

    根子爹:“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他們一定不會想到俺會回來。

    根子娘含淚點點頭。

    根子爹看向發財、丫頭:“你倆和我一起回鎮上?!?/span>

    發財、丫頭:“好吧!”

     

    82.金家寨公所 內 日

    馬弁帶著丫頭爹走進,馬弁喊了聲報告。

    大胡子正在用鏡子照著消腫的臉,滿意地笑起來:“進來!”隨即站起來,用拳頭捶了捶丫頭爹的前胸:“你老小子有兩下子,有兩下子!”

    丫頭爹趔趄下,苦笑。

    馬弁:“團座,他要回家研藥配藥,還有不少兄弟沒藥治?!?/span>

    大胡子團長:“你讓你兒子、媳婦送來就是了,回家干啥?”

    丫頭爹低頭答:“他倆不在家!”

    大胡子團長黑著臉:“怎么又去找紅軍去了?”

    丫頭爹:“不是!不是!……他倆剛成親,回娘家去了?!?/span>

    大胡子團長:“料你們這會兒也不敢投紅軍,只是一口鮮桃便宜那傻小子,你回去可以,這驢給我留下??烊タ旎?!”

    “是!是!”丫頭爹應聲向門外走去。

    副官走進:“團座,這幾天弟兄們吃不好,肚子沒油水,朝我發怨氣了,今天要不要上街買頭整豬殺了,犒勞犒勞兄弟們?”

    大胡子團長捋著胡子嘿嘿笑:“是該犒勞一下,不過不用上街買,這院里不就有嘛,天上龍肉,地上的驢肉?!?/span>

    副官高興得連聲說好,走去。

     

    83.后院牲口棚 外 日

    丫頭爹在喂驢,自言自語:“多吃點,俺馬上就回來。明天我把那群畜生醫好,就牽你回家?!闭f著拍拍毛驢,走出棚子。

    副官帶幾個白匪走過來。

    副官對丫頭爹說:“還喂它干嗎?這就要殺了!”

    丫頭爹張開雙臂攔著副官等人:“殺驢?為啥呀?”

    副官一掌把丫頭爹推倒在地,用刺刀抵著他的心窩:“你識相一點,給老子快滾,不然連你一起殺了?!?/span>

    丫頭爹狼狽地爬起來,跌跌撞撞地跑去,身后傳來一陣大笑。

    丫頭爹跑著,突然一陣驢叫聲戛然而止,丫頭爹停下步子,仰面對天空罵道:“你狗日的不得好死!”

     

    84.金家寨公所對面油坊店 內 夜

    月照長街,影影綽綽。

    根子爹和丫頭爹等人在商量著什么。

    透過窗戶,可以看到旗桿下被綁著的根子和鐵鎖。

    幾個哨兵在巡邏。

    根子爹對眾人說:“現在不能強攻,咱們赤衛隊只有幾只槍、幾個梭鏢,只能智取。大家都想想辦法?!?/span>

    眾人沉默思考。

    丫頭轉了眼珠,計上心來:“大伯,俺有個辦法,俺到公所里投下俺廖家的獨門毒藥——五步倒,只要把兵匪們毒倒,咱們就可以去救人!

    根子爹思忖片刻說:“這個辦法雖是好,可怎么混進去投毒呢?”

    丫頭:“公所后院有個下水洞,俺能鉆進去?!?/span>

    根子爹:“你一個孩子進去有危險?!?/span>

    丫頭:“但你們大人鉆不了?!?/span>

    發財:“大伯放心,俺陪少爺進去?!?/span>

    丫頭:“你不能去?!?/span>

    發財:“俺一定去!”

    丫頭:“你傻呀!”

    發財:“俺不傻,俺男人去哪,俺就得跟到哪!”

    根子爹:“這計劃太危險不行,我們再商量?!?/span>

    丫頭爹緊張的臉

         發財拉了拉丫頭的衣角,丫頭理會的隨她出門。

          發財:“他們肯定不同意我們去投藥,我倆現在就去!”

    丫頭:“媳……媳……”

           發財:“怎么又怕了?”

           丫頭:“沒有!”

           發財笑了,摘下包袱,拿出紙疊飛機,:“獎你的!”

          丫頭接過來笑了起來,把飛機向天空擲去,紙飛機飛在夜空里。

     

    85.金家寨公所后院廚房 內 夜

    丫頭、發財溜進了廚房,掀開大鍋蓋,只見鍋里正煮著一鍋肉。

    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

    發財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瓶來,擰開瓶蓋,向鍋里倒藥。

    丫頭低叱:“毒死這些白狗子!”

     

    86.金家寨公所后院廁所 內 夜

    馬弁和匪兵甲正站著撒尿,馬弁哼著小曲。

    匪兵甲鼻子吸了吸。

    馬弁笑:“三狗子,喊你狗,你真是狗,這里有什么好嗅的?”

    匪兵甲又吸了吸:“不對!是驢肉!”說著拎著褲子向外走。

    馬弁也嗅到嗅,跟了出去。

    兩人走到門口,看看廚房的燈光,會意地向廚房走去。

     

    87.金家寨公所廚房 外 夜

    廚房門前,馬弁和匪兵甲向廚房走來,與剛出門的丫頭、發財撞上。

    發財喊:“丫頭快跑!”

    丫頭趕忙向墻角跑去。

    馬弁和匪兵甲一怔,趕忙拔槍,喊:“來人呀!抓紅小鬼!”

    發財追上,一把將丫頭推進洞口,用身體堵著洞口。

    洞內傳來丫頭的喊聲:“發財,發財!”

    發財:“叫我媳婦”

    槍聲響。

    洞內傳來丫頭的大叫聲:“媳婦!媳婦!”

     

    88.金家寨公所審訊室 內 夜

    發財被捆綁在柱子上,她的肩胛有傷口,在流著血。

    大胡子團長陰沉著臉走過來,兇狠的目光盯著發財:“從實招來!你去廚房干什么了?”

    發財不吱聲。怒視。

    大胡子猙獰的表情:“你不說,老子有辦法讓你開口?!闭f完用手里的馬鞭指下匪兵甲說“去逮幾只老鼠來?!?/span>

    發財驚恐的眼神。

     

    89.金家寨石拱橋下 內 夜

    丫頭爹和根子爹等人在焦急地等待,四處張望。

    丫頭跑過來:“不好了,發財被白狗抓住了!”

    丫頭爹:“??!這怎么好呀!這怎么好呀!你們是去投藥去了?”

    丫頭點點頭:“藥放了,出來時遇上白狗子了?!?/span>

    根子爹:“哎,你們怎么擅自行動?這個計劃不行。發財有個閃失怎么辦?”

    丫頭:“行的行的!發財她絕不會說出放藥的秘密的?!?/span>

    根子爹和丫頭爹面部表情凝重。

    丫頭低頭哭泣著:“發財,俺的媳婦呀”

    丫頭爹抱著丫頭:“苦命的發財??!”

    根子爹對丫頭爹說:“你們在鎮上是不能待了,立即進山吧,去找紅軍……咱們會想辦法救出發財的?!?/span>

    丫頭爹點點頭。

    根子爹:“你們一定要找到徐向前總指揮,把這個給他,告訴他飛機已經埋好了,請他放心?!?/span>

    根子爹把羅盤放在丫頭爹的手里,又囑托道:“一定要送到??!”

    “一定!”丫頭爹、丫頭點頭應聲。

     

    90.廖家藥店 內 夜

    丫頭爹在收拾藥箱和地契、房契、細軟之類的東西。

    丫頭催促著:“快點走啊,天快亮了!”

    丫頭爹著急罵道:“你是崽賣爺田不問價錢,這是六代先人辛苦掙下的家業呢?!?/span>

    丫頭嘆了一口氣。

    門外兩位赤衛隊員在警惕地注視遠處街口。

     

    91.金家寨公所審訊室 內 夜

    一只只老鼠被大胡子等匪兵放在發財身上,老鼠在發財胸前、身上、臉上爬著,發財痛苦地呻吟著,流著眼淚,她閉上眼睛。

    大胡子用馬鞭捅向發財的傷口。

    發財“??!”一聲睜開眼睛,全身顫抖著。

    大胡子和眾匪兵得意的笑。

    發財嘴唇顫抖著說:“我說,我說,你過來我說給你聽?!贝蠛痈┫律韥?,側身過去。

    發財一口咬著大胡子的耳朵。

    大胡子團長大叫著,捂住耳朵跳起來。

    聽到房間里大叫聲的衛兵沖了進來,開槍射向發財。

    發財吐了一口連血的耳朵,閉上了眼睛。

    大胡子團長還在捂著耳朵跳著號叫著。

    一衛兵跑進來:“報告團座!趙師長來了”

    趙師長走了進來,看到這一局面,眉頭緊皺。

    大胡子團長醒過神,對衛兵大叫:“去去!把那個老雜毛郎中給我逮回來,我要斃了他!

    衛兵帶人下。

    趙師長望著四散老鼠說“嗯?這是怎么回事,紅軍飛機呢?你啊你,成事不敗事有余。

    大胡子捂著耳朵支支吾吾:“姐夫……師長!情況,情況是這樣的……”

    92.廖家藥店 外 夜

    狗吠聲。

    一赤衛隊員在門外低喊:“廖掌柜快走,來不及了!”

    門內,丫頭爹邊收拾東西邊說:“一會就好,這就好!”

    遠處,響起了槍聲。

    門內,丫頭爹驚恐的臉。

    赤衛隊員:“廖掌柜,快!從后門撤!”

    丫頭爹拉著丫頭從后門走出,丫頭拎起發財的包袱,跳上一只水劃子。

    槍聲驟停。

    馬弁高喊:“我說老雜毛快出來,不然我就把這個赤匪殺了。你不是醫者仁心嗎?快出來吧!”

    赤衛隊員喊:“別信他們的鬼話,快跑!”

    “呯”的一聲槍響,赤衛隊員中槍倒地。

    “給我放火燒,看他們還出不出來?!?/span>

    廖家藥店一團大火起。

    丫頭在劃子上要起身,被丫頭爹按下。

    火光映紅河面,映紅丫頭流淚的臉。

     

    93.金家寨公所 內 日

    趙師長在踱步,大胡子垂手而立,他的耳朵己包扎好,

    “兩個兔崽子半夜冒死到廚房要干什么?干什么?……”趙師長踱著步子自言自語。

    馬弁急急忙忙地過來,敬禮:“報告!報告!有個兄弟七竅冒血的死在廚房里?!?/span>

    趙師長對大胡子喊:“快去廚房!”說完匆匆出門。

     

    94.金家寨公所廚房 內 日

    趙師長看著倒在廚房邊的匪兵甲。

    匪兵甲七竅流血,手里還抓著一塊熟驢肉。

    趙師長掀開鍋蓋看燜煮在鍋里的驢肉,半晌站起身露出得意的微笑:“好好好!他們是要用水滸上的蒙汗藥智取生辰綱啊,那我就將計就計來個甕中捉鱉?!?/span>

    “姐夫!師長!什么意思?”大胡子不解地問。

    “山人自有妙計!”趙師長摘下眼鏡,眼睛發亮。

     

    95.金家寨公所門前 外 日

    旗桿上捆綁著根子、鐵鎖,一隊匪兵在旁邊巡邏。

    對面的醬油鋪里,根子爹等赤衛隊員焦急地注視著門前動靜,鐵鎖的奶奶跪在巡邏圈外。

    一聲哨響,四個國軍士兵抬出米飯桶和菜桶,喊:“吃飯了!吃驢肉!”

    眾士兵圍了過來,紛紛嚷著:“天上的龍肉,地下的驢肉,好好!”

    醬油鋪門縫里,一赤衛隊員低聲對根子爹說:“發財沒有招?!?/span>

    “好樣的!”根子爹答道。

    門外,數士兵吃著驢肉,片刻紛紛扔碗,捂腹,七竅冒血地大叫著倒下。

    鐵鎖奶奶睜著大眼睛看著倒地士兵,一愣,馬上爬起身來拎著水壺向鐵鎖和根子奔去。

    醬油鋪里,根子爹說:“藥起作用了,快!行動!”

    數赤衛隊員沖出醬油鋪門直奔公所門前,為根子他們松綁,鐵鎖娘給他倆喂水,根子爹指揮赤衛隊員:“撤退!”

    突然,一聲哨笛聲響。兩旁高墻上機槍架起,周圍埋伏的敵人,荷彈持槍相向。

    根子爹:“沖出去!”說著開槍欲突圍。

    槍聲大作。

    趙師長大叫:“別開槍!抓活口!”

    大胡子團長趕忙喊:“停止射擊!停止射擊!抓活的!”

    根子爹和赤衛隊員倒在血泊里。

    鐵鎖受了輕傷,他把玉煙袋放在根子爹的手中:“根子爹,俺為你偷回來的?!?/span>

    根子爹已經重傷,微笑了一下:“好孩子!”轉身對趙師長喊:“嗬!俺說你們還想要飛機嗎?”

    趙師長把手一豎,制止了士兵射擊。

    “俺就是你們要找的人,金家寨農會主席周維定,也是這次搬運列寧號飛機俺是領頭人,你們要找就找俺,把這些孩子放了!”根子爹說罷,低聲對鐵鎖和根子說:“孩子,來給爹點袋煙?!?/span>

    根子和鐵鎖給根子爹點煙,看著敵人圍過來。

    根子爹抽了口:“好樣的!有火性!”

    根子伏在父親的身邊痛哭著。

    根子爹在根子耳邊低聲:“根子,俺下面說的話,你一定要記??!”接著在根子耳語起來。

    根子睜大淚眼聽著,點頭。

    趙師長走過來:“嘿嘿!只要你說出飛機隱藏地,我們就放了他們?!?/span>

    根子爹:“這樣吧!這是俺兒,這個是大牛家孩子,你們放了他倆?!?/span>

    “不行!你的兒子要留下來!”大胡子說。

    “俺兒一定要放走,不然,咱們同歸于盡!”根子爹說著舉起了一棵手榴彈。

    趙師長和大胡子團長后退幾步,點點頭:“好好!我放了倆孩子!”

    根子爹對一赤衛隊員說:“快帶根子他們走!”

    根子哭著被赤衛隊員拉走,回頭喊:“爹!爹!”

    鐵鎖哭著被中年婦女和鄉親們拉走,當他回頭再看根子時,根子把小飛機模型舉起來,鐵鎖掙扎著折回拿飛機模型。

    大胡子團長沖過一把搶過飛機模型摔在地上,飛機模型四碎五裂碎在地上。

    根子爹突然暈過去。

    根子大聲喊:“爹!”

    趙師長:“把老家伙押回去!”又一努嘴,低聲:“派人跟上小家伙,再把他抓回來!”

    大胡子團長應聲:“是!”

    鐵鎖還在地下尋找著飛機模型的鐵片,鐵鎖奶奶跟拉他一起走……

     

    96.金家寨公所審訊室 內 日

    大胡子等人在拷打根子爹。

    “說!快告訴我飛機到底在哪里?”大胡子猙獰的面孔。

    根子爹昂起臉:“你們打吧,俺是死也不會說的!”說完再次昏了過去。

    趙師長進來說:“打不是辦法?!?/span>

    大胡子不解:“那咋辦?”

    一軍醫看過根子爹傷口,向趙師長報告:“報告師座,他撐不過明天了,這胸口一槍太要命了,我都奇怪他怎么能活到現在?”

    趙師長斥責大胡子:“讓你們不要開槍不要開槍、你們這群蠢貨!”

    大胡子辯解:“是他們先開火的……我的兄弟吃驢肉還死了五六個位兄弟……我們冤著呢?”

    趙師長呵斥:“那是苦肉計,不死幾個人,能引出來這個老赤匪嗎?你做夢去吧?!?/span>

    大胡子團長支吾:“我的兄弟也是人命啊?!?/span>

    趙師長:“厚葬,厚葬吧!

     

    97.山道上 外 日

    山道上,一赤衛隊員護著根子在走。

    數國軍士兵沖出,一槍射中赤衛隊員。

    赤衛隊員中彈犧牲。

    數國軍士兵抓住根子。

    根子掙扎:“你們這群畜生!”

    國軍士兵押著根子往回走。

     

    98.金家寨公所審訊室 內 夜

    審訊室內,根子爬向昏迷的父親,爬過的地磚上流淌著一行血跡。

    根子捧起父親的臉沙啞的聲音喊:“爹!爹!你醒醒,俺是根子!”

    根子爹沒有醒來,根子哭喊:“爹!爹——”

    一墻之隔,趙師長、大胡子等人在木板墻外竊聽到根子的哭聲。

    他們臉上露出猙獰且得意的笑意。

     

    99.金家寨長街 外 晨

    雞啼聲,長街在晨光中漸漸亮起。

     

    100.金家寨公所 內 日

    根子爹慢慢睜開眼睛,看到根子已經睡著,急忙推了一下:“根子!根子!”

    根子驚醒,叫了一聲:“爹!”

    一墻之隔,趙師長等人全神貫注地圍在木板墻旁邊。

    “根子這次你吃了大苦了,疼嗎?”根子爹撫觸根子全身的傷口:“疼,你就哼哼?!?/span>

    “爹!不疼,俺是童子團長,俺不怕!爹,你這次傷得太重了,三處槍口,這個傷口還在心窩邊上。”根子看著父親。

    “是呀!這次是兇多吉少了,根子,你幫爹點袋煙吧?!备拥f。

    根子給爹裝好一袋煙,卻沒火,向門喝:“來人呀!來人呀!”

    一墻之隔,趙師長對大胡子說:給他火柴。大胡子對馬弁使了個眼色,馬弁下。

    馬弁走進審訊室:“給你洋火!”

    根子看了馬弁一眼,接過洋火盒,爬到父親身邊點煙。

    根子爹吸了口煙,很享受的樣子:“根子,爹這次如過不了這個坎,你就給俺制個木匣子埋了?!?/span>

    “爹!”根子哭起來。

    “別哭!你都是團長呢?!备拥f著,發出一陣咳嗽:“水,俺要喝水?!?/span>

    一墻之隔,趙師長示意大胡子派送水,馬弁下。

    根子剛剛爬到獄門,馬弁就捧了一碗水。

    根子接過水看了一眼馬弁,向父親爬去,在父親耳邊輕聲說:“爹,隔墻有耳!”

    根子爹點點頭,把煙袋重重地敲敲大聲:“這煙絲真是好煙絲,不巧,有點霉?!?/span>

    一墻之隔,大胡子被磕煙袋的聲震得掩耳,趙師長打開紙扇扇著,踱著步。

    大胡子走過來,問道:“姐夫,這招能行嗎?”

    趙師長把折扇一合說:“他就快死了,死前一定會把飛機秘密告訴小兔崽的”

    “姐夫推斷有理?!贝蠛愚壑?,豎起大拇指。

     

    101.山間小路至斑竹鄉 外 日

    丫頭爹和丫頭在趕路。

    山道旁的村莊大多被燒毀,大樹上掛吊著幾具尸體。

    丫頭爹向村民低聲打聽著什么,村民嚇得回家關門關窗。

    丫頭和丫頭爹茫然無措。

    巷口突然躥出清鄉團的人,把他倆圍了起來。

    一個長相如猿猴的斜眼兵團總就是在偃掛嶺圍剿根子他們的民團,用槍指著他倆:“你倆是干什么的?”

    丫頭爹趕忙說:“俺是金家寨廖氏藥店掌柜敝人廖哲明,這是本人犬子廖子豪?!?/span>

    斜眼兵團總想了想:“金家寨廖家藥店藥好,醫術好,在皖西一代可是出了名的,你倆怎么落魄這樣,不像呀,八成是扯個虛頭來誆我的吧?”說著又舉起了槍,身后的團卒也舉起了槍。

    丫頭挺著胸:“咱們就是廖家廖氏藥店的,這個誆你們干什么?”

    斜眼兵總用槍指著丫頭的額頭:“那你背個湯頭歌給老子聽聽!”

    丫頭藐視看了斜眼兵總一眼,仰頭大聲朗誦起湯頭歌訣:“四君子湯中和義,參術茯苓甘草比。益以夏陳名六君,祛痰補氣陽虛餌。除祛半夏各異功,或加香砂胃寒使……”

    丫頭爹也搖頭晃腦地跟著背起來。

    父子同誦:“升陽益胃參術芪,黃連半夏草陳皮……”

    斜眼兵總擺擺手:“停!停!光會背湯頭歌不算什么,你給老子看看有沒有病?!?/span>

    丫頭爹一抬手說:“這邊坐下把脈?!?/span>

    斜眼兵總順從地坐在村口大樹的石凳上。

    丫頭爹把完脈又看完舌苔:“俺看你肝膽共亢,酒色兩火叢生,加你大多晝夜顛倒,使之你肝膽胰肥大疼痛。老總,是這樣嗎?”

    斜眼兵總連連點頭:“是!是的!你還真行,那我該如何醫治……”

    丫頭爹捋了下短須:“俺給開付藥,吃上一月,再靜養一月,少酒色,不殺生,自然就會痊愈的?!?/span>

    斜眼兵總:“這酒色嘿嘿就少點吧,這殺紅還是免不了,這不剛剛聽說你四處打聽紅軍,疑你是通赤匪的,差點我就把你給斃了,對了,我還是要問,你這四處打聽紅軍干嗎?”

    丫頭爹支吾:“俺,俺……”

    丫頭搶過話頭:“爹!沒什么不好意思說的,咱們是要債的,是向紅軍要藥錢的。他們紅軍在咱家店賒欠了藥錢,還打的藥物借條賬單,這一打仗人就全跑沒影了?!闭f著打開藥箱下層小抽屜里拿出一張紅軍借條:“大伙論個禮,自古都是欠賬還錢,殺人償命,怎么能跑腿賴債呢?”

    斜眼兵總看著借條對周圍人等說:“看看!我平時都跟你們怎么說的……嗯!跟著紅軍能落到好嗎?”

    丫頭爹瞥了一眼丫頭。

    丫頭:“老總!讓咱們走吧,咱們還要向紅軍要債去呢?!?/span>

    斜眼兵總擺擺手:“紅軍向皖西去了兩天,你能追上,去吧去吧?!?/span>

    丫頭爹收拾好藥箱向他們拱手:“告辭!告辭!”

    斜眼兵團總卻一攔手:“不過按規矩,我們要對你們搜身?!?/span>

    丫頭和爹交換了眼神:“搜身?”

    斜眼兵團總手下人來搜他倆的包袱,一個兵團卒搜到了羅盤,一個兵團卒搜出了一枝大人參。

    斜眼兵總:“嗯!你行醫要羅盤做什么用?”

    丫頭爹趕忙說:“俺祖上行醫兼看風水,這是只壞了的羅盤?!?/span>

    斜眼兵總拿著羅盤又看了看:“這可是軍用的羅盤呀!”

    丫頭爹緊張:“是俺家賢婿給俺的?!?/span>

    斜眼兵團總突然一把抓住丫頭的衣服:“說!你說你姐夫叫什么?”

    丫頭脫口而出:“他叫劉述義,國民軍八十三師一團長劉述義!”

    斜眼兵總又轉身用槍指著丫頭爹:“你說叫啥!

    丫頭爹快速答道:“國民軍第六樅隊八十三師一團長劉述義……老總這棵百年老參是我店里鎮店之寶你留用吧?!?/span>

    “哈哈哈!”斜眼兵總大笑,一揮手:“走吧,走吧!”

     

    102.斑竹鄉所辦公室 內 日

    斜眼兵團總手里拿著那根百年老人參,哼著小曲進門,哼著哼著,突然停下哼曲,收起笑臉,目光變得兇狠起來。他眼前快速閃過盤問丫頭爹時的一組鏡頭,最后落在那個羅盤上。

    斜眼兵團總拍著桌子大叫一聲:“??!”

    一手下:“團總,怎么啦?”

    斜眼兵總:“不對!老子上當了!快來人,快來人!去抓紅軍秘探……”說完把人參一擲,抄起桌子上的手槍跑向門外。

     

    103.山道 外 日

    丫頭父子走在山道上。

    丫頭爹邊走邊對丫頭說:“你怎么知道俺把紅軍借據放在藥箱里了?”

    丫頭不屑:“你就是老摳門兒!哪張借據你舍得扔下?你還想找紅軍要賬,羞不羞???

    丫頭爹:“那俺現在就把它扯了?!闭f著就要打開藥箱,卻看見山下不遠處斜眼兵總率人追來。

    丫頭:“壞事了,爹!咱們還是露餡了!快跑!”

    丫頭爹:“你快帶著羅盤向西跑,快跑!俺來引開他們……只要把這獨木橋拆了,他們就別想追趕上咱們,你快走!”

    丫頭:“爹,咱們一起拆快些啊?!?/span>

    丫頭爹給丫頭一巴掌:“廖子豪,這是為父第一次打你,聽爹的話,當個爺們,快去干正事?!?/span>

    丫頭淚欲奪眶出,點了一點頭,叫了一聲爹,快速跑去。

    丫頭爹走到獨木橋前,用雙手搬動三根圓木捆綁的窄窄獨木橋,幾次都未搬動。

    還鄉團的人離離獨木橋越來越近。

    丫頭爹抬頭看去,抹抹額上汗,終于用力扛起了獨木橋。

    斜眼兵團總等人逼近,用槍指著丫頭爹呵斥:“快給老子放下,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不放!”丫頭爹堅定地說。

    斜眼兵團總怒:“紅軍給你什么好處了?讓你這么賣命!”

    “沒有給俺好處,他們還欠俺的錢。但紅軍把俺當人看!”丫頭爹說完一用勁把獨木橋掀翻到山澗里。

    斜眼兵團總和還鄉團的人舉槍射擊。

    丫頭爹仰面倒下。

    澗水激流。

    斜眼兵總傻傻地看著山澗。

    奔跑的丫頭聽到槍聲,停步轉身,仰天叫了聲:“爹!”

    白云翻卷激浪般地涌過山脊。

     

    104.金家寨公所審訊室 內 日

    “爹!爹!”根子抱著父親在呼喊著。

    一墻之隔,趙師長、大胡子等人急忙沖出門去。

    審訊室內,根子爹已經犧牲。

    趙師長等人沖進,看著根子父子。

    趙師長:“小孩子,告訴我飛機藏在什么地方?你爹一定告訴你了!”

    根子怒視:“咱爹是告訴俺了,但俺不會告訴你們的。除非……”

    大胡子氣急敗壞地上前一腳把根子踢暈了。

    趙師長看了一眼大胡子團長:“武夫所為,莽撞!我看這孩子是個犟種,打恐怕不是辦法?!?/span>

    副官湊過臉來:“他會開口的,剛才他不是說除非了嗎?”

    趙師長:“哦?弄醒他,問問,問問?!?/span>

    鏡頭推近根子的面龐,至他緊閉的雙眼。

     

    105.夢境

    根子入夢境的一組鏡頭:

    一架列寧號飛機在飛翔,根子和栓柱在駕駛著飛機。

    又一架列寧號飛機在飛翔,鐵鎖和啞巴在駕駛著飛機。

    又一架列寧號飛機在飛翔,丫頭和發財在駕駛著飛機。

    大胡子和趙師長駕駛的飛機飛來。

    少年的飛機向大胡子的飛機射擊,大胡子的飛機炸毀。

    少年們露出笑容。

     

    106.金家寨公所審訊室 內 日

    昏睡的根子臉上露出微笑。

    嘩,一桶水沖來,根子睜開眼。

    大胡子的面孔。

    大胡子團長逼視根子:“說!你有什么條件,你說說看?!?/span>

    根子:“俺爹是告訴俺飛機藏在哪里,俺也可以帶你們去,不過俺有個條件,你們現在就為幾個被你們打死的叔叔和俺爹,置幾副棺材,葬了后,俺就帶你們去找飛機。

    趙師長對大胡子說:“這個條件可以答應,你帶人去買幾副棺材來?!?/span>

    根子:“還有買幾斤紅生漆,俺要親手為俺爹漆下棺?!?/span>

    大胡子:“好!好!老子給你買去,這是什么事,還當起孝子了。

    根子無聲地笑起來,目光投向遠方。

    趙師長:“嗯?你笑什么,小鬼!”

    根子:“俺剛做了個夢,夢見俺和伙伴們開著飛機在藍天上飛翔……”

    “這好笑嗎?我沒覺得好笑呀!”趙師長踱步向獄門走去。

    根子大笑:“好笑的是后邊,咱們駕駛列寧號飛機,把你和大胡子駕的飛機炸的空中開花了,哈哈哈哈哈!”

    到了獄門口的趙師長臉色極度扭曲,把紫砂壺向地下一砸,喊:“給老子把他吊起來!”

     

    107.金家寨公所 外 日

    公所門前,根子站在一口棺材前。

    一群街民在圍觀,其中有鐵鎖,他注視著根子。

    根子拿著毛刷,拎著鐵漆桶向棺材走去。

    鐵鎖看到根子拿漆時,回憶起山洞里,根子曾說:“我不怕蜂子蟄,只怕漆,去年差點死了,還是紅軍救的?!?/span>

    鐵鎖喊:“根子!根子你不能呀!”

    根子向鐵鎖使了個眼色,然后坐下來用那根銅頭玉嘴煙袋點了一袋煙抽著,同時用一只手反復向鐵鎖打著手語。

    手語字幕:鐵鎖快記下,列寧號飛機埋在東經……度,北緯……度,你快把消息告訴紅軍。這是任務!

    鐵鎖咬著嘴唇,點著頭,淚流滿面,他從口袋里掏出一葉樹葉吹響。

    哨響字幕:保證完成任務!

    趙師長對大胡子說:“注意!防止小兔崽子出什么故事?!?/span>

    大胡子:“姐夫師長,不可能出事了,你就放心吧!”轉臉對根子嚷:“我說你他媽的干快點,不然這尸體要臭街了!

    根子看了大胡子一眼,走到棺材邊,把棺材板移開,把銅頭玉嘴煙袋放在棺材里,流淚關上棺材板。

    大胡子掩鼻走開。

     

    108.天空 外 日

    一只山鷹在叫,在飛。

    山風大作,白云怒卷。

    青松佇立

     

    109.金家寨公所門前 外 日

    根子在刷油漆。

    油漆滴在手上,馬上就起了疙瘩。他故意把雙手插在紅色的油漆里,雙手立馬腫起來。

    根子笑了。

    根子把漆喝到嘴里,把一桶漆倒到頭上。

    根子大笑著,看向天空。

    天空是紅色的,一只紅色的山鷹在飛,在飛。

    根子倒下,向后倒下。

    趙師長發現了異常,指著根子處喊:“情況不妙,快!快!”

    以下出默片畫面:

    大胡子在喊著什么。

    副官、馬弁等一群人沖了過去。

    老百姓們圍過來。

    鐵鎖流著淚向人群外擠去。

     

    110.山道 外 日

    山道上,丫頭在奔跑。

    丫頭擦去眼淚。

    丫頭跳過山澗。

    丫頭在狂奔。

    丫頭爬上山坡,對著山谷喊:“根子!栓樁!啞巴!發……媳婦,我看見紅軍的旗幟了!我就要找到紅軍了!”

    丫頭把發財的包袱打開,里面許多紙疊的飛機,丫頭把它們抖向山崖。

    紙飛機在飛,山鷹在飛

    遠處,一面紅軍的旗幟在飄揚,紅日升起。

     

    111.金家寨公所 外 日

    大胡子走向根子,抓著根子的衣領:“告訴我!列寧號飛機在哪里?在哪里?”

    趙師長嘆了口氣,望著遠處高高的大別山,摘下眼鏡。

    “在那里,在那里!”趙師長手指著遠處的大別山。

    大胡子不解:“啥?”

    趙師長又指向涌上來的群眾:“在那里!在那里!”

    大胡子團長:“那,那老子就把他們全滅了!機槍手,準備射擊!

    趙師長擺擺手:“哎,那個秘密就藏在這大別山里,就藏在老百姓的心頭里啊……我們失敗了,撤吧!”

    說完他低頭向公所大門走去。

    大胡子惱羞成怒揮手讓機槍手射擊。

    槍聲大作,子彈蹦跳。

    鐵鎖奶奶喊起:“鐵鎖,鐵鎖!”

    鐵鎖停步回身看去,鐵鎖奶奶倒在血泊里。

    一聲槍響,鐵鎖的睜大眼睛。

    一只山鷹在鐵鎖眼睛里飛出……

     

    112.大別山 外 日

    一只山鷹在飛。

    一群山鷹在飛。

    遠處,一面紅軍的旗幟在飄揚,紅日升起。

    丫頭身著紅軍軍裝走在隊伍里。

    同期音樂:發財唱的兒歌起:

    滿天月亮一個星

    樹梢不動刮大風

    一根雞毛沒刮動

    整塊鐵兒飛上了天

    牽著犁爬扛著牛

    屋里頭來扒芋頭

     

    字幕加畫外音:

    1930年2月12日,國民黨飛行員龍文光駕“柯賽式”飛機在河南羅山縣宣化店迫降。后龍文光加入紅軍,改名龍赤光,我軍把飛機命名為“列寧號”。

    1932年7月,國民黨第四次反圍剿,列寧號飛機被拆散埋入大別山中。

    1951年9月,人們用鋤頭將埋藏了20年的列寧號部分零件挖了出來。面對當年紅軍的第一架飛機殘件,人們沉默地摘下帽子,悲慟地低下了頭……而在大別山里,關于少年先烈的紅色傳奇正在傳頌……

    以上畫面有龍文光,“列寧號”飛機軍老照片展現。

     

     

    113.大別山 外 日

    童聲合唱《八月桂花遍地開》歌起:

    八月桂花遍地開,鮮紅的旗幟豎啊豎起來,張燈又結彩呀——

    紅日下,五位少年走在山嶺上的剪影。

    劇終


    作家簡介:

    李云,1964年10月出生。安徽省作家協會秘書長,《詩歌月刊》主編,中作協會員,魯迅文學院33屆學員。曾有小說、詩歌、散文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藝報》《人民文學》《詩刊》《小說月報原創版》《詩選刊》《星星》《江南》《綠風》《中國作家》《草堂》《北京文學》《雨花》《小說林》《中國詩歌》《綠洲》《長江文藝·好小說》《大家》《詩林》《詩潮》等刊物刊發,有作品在《人民日報》《人民文學》征文獲獎并入選多種年鑒和選本,被評為2019年度封面新聞“名人堂”全國十大詩人,中篇小說《大魚在淮》獲安徽省政府文學獎,出版詩集《水路》,發表電影劇本《山鷹高飛》等,出版長篇小說《大通風云》、長篇報告文學《一條大河波浪寬》(與他人合作)。




    中文字字幕在线精品乱码学生